山乡春暖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11-08 我要投稿

山乡春暖散文

  周末,一个舒服的午觉醒来,妻说:“天气这么暖和咱们出去逛逛吧,听说山上的槐花都开了。”我说:那就去看看?只怕近处的槐花都被人勾完了,要去咱就走远些。”收拾停当,我们便驱车向南部山区进发了。

山乡春暖散文

  四月的下午,阳光明媚、春风和煦。穿过城区喧闹的车流,沿着凤凰山路西行一里,左拐进入仰天山路。车流渐稀,遂打开车窗。声声鸟鸣不绝于耳,缕缕花香夺窗扑面,好清新啊!禁不住猛吸了几口。沿路两旁的绿化带里白的、黄的、粉的各种花木快速的向身后移去。临近驼山风景区,不由得减缓了车速,东面谷涧一高塔矗立,高十数丈,分九层,名曰“九龙塔”。四周各种果高低错落树连接成片;再远处是“甲子文化园”,一个圆形山丘之上是呈‘品’字格局的三清殿,四周环翠高高在上,山丘下按照八卦阵形分别建有八座大殿,雕梁画栋宝象庄严;再往南是连绵起伏云窟凿寿的云门山。车行少顷,眼前呈现的是晨钟暮鼓气势恢宏的古建筑群,云岭驼山,层峦叠翠、道佛共居;山下龙兴禅寺、圆觉尼庵,南北毗邻香火缭绕,一块足球场大小的停车场,游客商贩红男绿女清闲淡适。我与妻也来过多次,便不再逗留,毕竟我们是奔着山中的槐花来的。沿路继续南行数百米,遇岔路口。东南是通往王坟镇的盘山公路,向西北是一条可容一辆车通过的水泥山石铺就的村道。谨慎行驶至山梁隘口处又与岔口,继续西北方向是几年前建造的南驼山艺术创作基地,西南通向玲珑山,沿路下坡缓行不多时,可见路左侧一个古式牌楼上写“张家峪画家村”。因为从未进去过,遂与妻商议,后决定进村一探究竟。新修的两车辙柏油路,标线清晰,知是少人来访,便不再犹豫,顺路挺进。

  车行二三里,在柏油路的尽头,是块三面环山的空旷地带。各种树木林立,山石砌就的圆塘、屋舍、排水沟、停车场,三五个老妪或坐于石凳闲聊或手持活计与孩童嬉闹,好生悠闲。遂决定停车稍息,打探何处有槐花可勾。见一身着葫芦工服老翁闲坐石屋前,我一边伸手裤兜摸香烟一边打问“大爷,咱这附近可有槐花可勾?”。老丈并没站立,依旧坐在石屋前的条形石栏上“有滴是,那儿、那儿,就是没有长勾子。”老丈笑答着。我将一支香烟寄向老丈,“我有啊。”,稍事推诿的接过烟卷,又道“你们是咱哪的?”“城里。”我干脆的应道,语气中透着些许自豪感。老丈好像并没有在意我的轻狂,自顾自的说“这儿经常有人来,临淄的、广饶的、还有自己带着帐篷过夜的”。我说“咱这地方确实不错,三五个好友,再弄个烧烤,喝个啤酒的真好”。此时另一位在一旁打扫场院的老者也走过来,我想是听到我们的谈话才来搭话的。“有啊,你看这边上的酒瓶子,都是他们来留下的。咱家养着山鸡,今儿个鸡蛋是卖完了,他们外来的人想吃山鸡,俺老伴儿就给炖上,炒的也行。”“那可是太好了,再弄几个山野菜,跟农家乐似地哈”我也随机附和着。“哎!我看村口的牌子,咱这搞了个画家村,莫不是这些新建的石房子就是供来作画的人住的?”我又问道。高龄老丈显然知道内情,急着插话“咱市里有个画家王界山搞的,前两年孙市长拍板的,孙市长走后,没人弄了,就成现在这个样子了”。妻在一旁催促着,老丈这才话题一转“我给你找个梯子去。”一边说一边起身,拍打着屁股上的灰土,疾步向屋后的民房走去。我就急忙在身后提起嗓音“那就太谢谢您了”。妻这时也颇为欢喜“你看大爷多实在啊!”,“就是的,山里人就是淳朴善良”我低声应和着妻。一旁的老者一边清扫杂草,一边低头说着“槐花着东西,我是爱吃。山里不稀罕,沟沟叉叉到处都是。也就是城里人稀罕,当成了鲜物”。

  少时,老丈扛着一架丈许木梯走来,脚步稳健,轻盈的'撑梯、爬树、折枝,动作极其娴熟。我在树下接拾着老丈丢下槐花枝条,妻在一旁摘选槐花。我仰起头问老丈“大爷,今年多大年纪了”。老丈边折枝边跟我唠“我今年71了。今早上我就煎的槐花饼子,我问老娘吃不吃……”。“您这么大年纪了还有老娘?看着你这身手也不像七十多啊?”我有些惊讶。“我老娘93了,一顿还能吃一个大馒头一碗稀饭呢”老丈得意的回答我。“唉!也难怪这里人都长寿呢,就这环境,就这空气,还有这里无污染的果蔬、牛羊猪鸡,太羡慕您了,这山里太好了!”我也因老丈仗义帮助,而心存感激的说着赞美的话。

  一会功夫槐花装满了偌大的一个塑料袋,我要帮老丈送回木梯,然老丈执意不肯“你们城里人干不来……”我面露愧色,只得呵呵作罢。妻忧郁是本地人,跟他们搭起话来更是融洽,倒让自以为是的我觉得格格不入。我也是农村长大的,能深刻体会到农人的善良与辛苦,便放下架子跟他们攀谈起来。谈话中得知老丈好饮,日饮斤半,且是非高度不饮。每顿可食两个大馒头,受村里指派养护一段路面的卫生保洁工作。另一老者63岁,平常进城打工,年收入八九千元。其子是航空兵复原回家,在城里工作。一个孙子被送回老家,由其老伴儿带养,他也善饮,每餐三两白干,日斤酒。身体健硕。之后我又问了些饮水、医疗、养老方面的诸多问题,二人均一一作答,俨然一副领导体恤民情的模样。约定下次再来必请二人饮酒叙旧,时近黄昏才欣然告别。

  我从农村来,由起初看不惯城市人的各自为政少有往来,到后来习惯了闲时宁可宅在家也不想走出家门。一个楼栋里住着少有交集,最多见面打个招呼而已,哪像在农村,谁家有个大事小情都有个照顾,相依相帮互助互利。

  返程的路上,我一边驾车一边与后座的妻侃侃而谈。思想起刚才邂逅的两位长者,我们都觉得还是山里人实诚,心无旁骛从不设防,让人觉得心里无比的温暖与释怀。春暖山乡心情大快,遂感叹“春”何时才能“暖”及我们这些身居城市的人心,使我们活在一个没有商业习气、没有利欲熏心、没有小市民市井气的朗朗乾坤下,自由的呼吸、坦诚的交流、幸福快乐的生活。

【山乡春暖散文】相关文章:

1.山乡的秋散文

2.山乡秋韵的散文

3.山乡小路的散文

4.山乡立冬印象散文

5.聆听山乡的早春散文

6.画中山乡作文

7.春暖

8.春暖,春暖白居易,春暖的意思,春暖赏析 -白居易的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