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烈马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11-08 我要投稿

秋风烈马散文

  大骆和兮月在放马滩一带住了半个月后,把妻儿安顿下来,带了一批人就回去了。他这一去,好多年都没回来,偶尔路过,也只是逗留一半天,没有真正地和妻儿团聚过。12年后,等他老了回来想要天伦之乐的时候,非子已经18岁了。

秋风烈马散文

  自大骆走后,留下的官员按他的意思驻守在这里养马,耕种。放马滩一带虽没很大发展,但也被管理得井井有条,当地人生活也平安幸福。兮月本有着良好的素养和高贵的品性,她宅心仁厚,母仪一方,因此受到了当地人的爱戴和尊敬。兮月也教子有方。非子从小就懂得想干大事业首先要严于律己,德才兼备。他出生在这样的家庭,有这样的母亲来教养,德几乎是与生俱来的。论说才干,他最大的本事就是识马性,懂马情,更懂得养马。

  大骆回来后,看到非子英武过人,才干非凡,很是高兴。非子送给父亲一匹自己喂养、调教多年的好马。大骆用手摸着油光水滑的马背,不禁叹道:“儿子啊,父亲没做到的事,你做到了,你会有大出息的!大骆面向东方,跪倒在地呐喊:

  “列祖列宗,你们的事业有继承人了!贱息非子深得养马之道,他是我家族优秀的养马人。我相信,他会接过先人留下的马鞭,将我们的事业发扬光大!......”

  “父亲!父亲!......"

  看到满脸泪水的父亲激动不已,非子想安慰他,但他一时不知从何说起。

  “儿啊,你是我们秦人的希望!我们秦人是有来历的,你我的先祖伯益是大自然的朋友,他对山川湖海、虫鱼鸟兽都有敏锐的洞察力。先祖伯益就是仗着他对东部地区的江河地貌了然于心,跟着大禹前去治水,结果立了奇功。于是我们整个家族都受到舜帝的赏赐。舜帝赐我们黑色大旗,赐我们家族高贵的“赢”姓,赐给我们大片的土地,还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我们的祖先——伯益。

  “后来到了商汤灭夏时,先祖们又凭借自己独特的驾车技术,使得汤在鸣条山一战中取得决定性胜利。商汤坐稳了江山以后,我们的家族顺利地进入了权贵的行列之中。

  “后来,到了周统治天下时,先祖造父继续为周穆王养马驾车。周穆王当时以八骏为驾,造父为车夫。一路西征过去,占领了大片土地。在昆仑山下周穆王还参加了西王母的盛宴,留下了美丽的传说。后来,徐偃王叛乱,周穆王亟待返回都城,好在有造父驾车,仅用一天一夜时间就返回了国都,扫平了战乱。因此,周穆王封给我们赵城。

  “这些都是我们秦人的辉煌历史,你的爷爷告诉我这些故事的时候,因为自己的无所作为而痛哭流涕。他说,我们秦人一定会有所作为的,大事情要一代接一代的人来做。我们不能永远做别人的奴隶。我们有高贵的血统,有出类拔萃的祖先。所以,我们以后的子孙后代一定要继承秦人列祖列宗的遗愿,将秦人事业发扬光大!”......。

  非子不亏是秦人的正宗根苗,听了父亲的讲述以后,他“噗通”一声双膝跪倒,和父亲一样面向东方,发下誓愿:“列祖列宗在上,晚辈非子一定尽全力继承秦人宏愿,为我们的事业肝脑涂地,在所不辞......”

  放马滩真乃养马的风水宝地,非子也不愧是几代秦人中最擅长养马的高手。大骆回来后对非子近几年所做的事进行了仔细的调查研究:从马场的地形地势,牧草种子,牧草质量,马棚,马槽一直到马鞭,非子都有他自己的讲究。大骆对调查结果非常满意,最后决定:占卜选定吉日,领非子去见周天子。

  可是占卜师连占三次,都是“不宜出行”!

  大骆急切地想看到周王室对非子牧马的嘉奖,于是再命人占卜,卦象终于显示“吉”,就知道于中秋节出行。

  非子选定上百匹上等良马,准备敬献给周王室。大骆也派人综合了非子近几年有关放马滩的.地形考察地图,重新在木板上仔细绘制了出来,悄悄藏好。一切都准备就绪,就等中秋节出发了。

  或许由于非子的养马技术过于出色;或许由于放马滩一带土地太好,百姓生活太和顺;或许由于大骆父子准备出行的动作太大;也或许由于西戎部族气量太小,容不得“邻居”的迅猛发展;也或许由于申侯爱女心切,容不得大骆抛下自己的爱女回返放马滩颐养天年;或许由于这所有的原因,在大骆中秋节早晨刚刚祭祀完毕,准备出发时,探马来报:“西戎在我西面五十里开外扎下营寨,意在夺取放马滩。”

  大骆简直气疯了:这申候实在太不像话了——就凭借他们源源不断地给周王室出嫁女儿,才在周王那里有了一定的面子。就借这份面子经常对我们秦人指手画脚,横加干涉。之前非要将女儿嫁与我,说什么强强联姻,亲上加亲,碍于几方面的情面,才成全了婚姻。如今,听得我们稍有发展,就要来攻打,也是在太......大骆思前想后,思维转了好几圈,终于决定:准备迎战。

  战争结结实实打了半个多月,双方伤亡惨重,但西戎的损失更重一些,因为毕竟他们是来犯之敌,不义之师。然而,申侯并未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准备夜袭放马滩,意在全力捣毁秦人放马滩牧马基地,阻止大骆和非子向周王室献马。其最终的目的就是不想让周王赏识非子,嘉奖非子,不想秦人的实力进一步增强。

  时令已是深秋,后半夜的放马滩月光清冷,绿草冰凉。经过多半月的激战,将士们都已疲惫不堪。哨卡灯火通明,但哨卫人困马乏。申侯二公子申匹率领上百个步兵,从西边山林悄然而至,一路杀坏了许多哨卫,直奔放马滩营地。准备烧毁放马滩基地,与父亲里应外合,一举消灭秦人主力。

  他们想得倒也周全,可他们哪里知道,即使秦人的岗哨全都睡着了,还有一个人不曾入睡。她正在灯下为丈夫和儿子赶制棉衣,因为不久以后,他们将要远行。而这一去之后,不知何时才能回来。眼看天气渐凉,她必须得在他们出发前将冬衣做好,这样他们走后她才安心。可是,她有个习惯,不到万不得已,她必须得和丈夫住在一起,何况他们已经分别了十几年。所以,这一段时间,她把自己的针线活拿到了中军帐后堂。

  此时,灯下飞针走线时间长了,眼睛熬得生疼。于是,她放下活计,走出帐外,一来想听听动静,二来想看看月光。

  然而,她一出来,就看见了不远处的岗哨上刀光剑影,兵器铿然有声。她大吃一惊赶紧回头大喊:“非子!不好了,有情况!”

  这一声喊首先惊醒了丈夫,紧接着大营内外都醒了。紧急集合,紧急出马!但是,女人毕竟是女人,何况大骆从未教会妻子如何应对战争。因为秦人从来都认为:打仗本来就是男人的事情。

  兮月还未跑回营帐,等大骆和非子赶到兮月身边时,兮月已被西戎挟持做了人质。大骆和非子赶到时,见兮月被他们反手绑着,塞了口鼻,不能出声,只能睁着杏眼,欲说不得。父子俩见此情景,肠子都悔青了,但一下两下不能救她回来。

  非子急坏了。他向前冲了好几次,都被大骆挡住了。不多一会儿,申匹过来了,一场生硬的谈判开始了。

  “你放了她,打仗是男人的事,与女人无关”。大骆首先开口了。

  “既然打仗是男人的事,那你带她到军帐又有何用呢?我看这个女人不简单,或者说你有那么爱她吗?难道战争的间歇还要欣赏她的美,或是专门用来使美人计的?我的妹妹年轻漂亮,你弃而不管,反倒把这样一个老女人藏入军帐。我今晚倒要看看这个女人的魅力何在,来人!将灯火点亮,将这个女人剥个精光,我们大家看看她到底美在何处”!

  “你!——你!我杀了——你”!

  大骆和非子几乎同时喊道。可是,谁也没想到,周王室出身的兮月哪受得了如此侮辱,何况面对自己心爱的丈夫和儿子。他趁看守不注意,挣开牵绊,瞅准斜对面的一块大石,一头撞去......

  一时间,秋风飒飒,灯火黯然。双方将士见此情景都向前冲了一步,但都迟缓了一步。每个人瞠目结舌,动作定格了。放马滩天光暗淡,美人香消玉损。只见一股青气直干云霄,天地顿时混沌成一片,双方的冷兵器又在这混沌中激烈撞击开。

  东方渐白,放马滩尸首遍地。双方众多的将士为了刚才这个女人而做了牺牲。还有那个狂放不羁,出言不逊的申侯二公子申匹也为自己的鲁莽言行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西戎的其他将士全都成了俘虏。

  大骆长跪在兮月身旁,双手紧握的利剑已经深深地插入放马滩的泥土。心里一阵阵发狠:从此以后,秦人与西戎势不两立!

  非子因母亲的死而杀红了眼,他一口气杀了几十个西戎兵。最后和逼死母亲的西戎二公子零距离接触。终于在仇恨与勇气双重力量中杀死了那位也曾在疆场叱咤风云的申匹。他不知道,申侯听到这个消息将是何等表情。但是,他,大骆和兮月的儿子——秦非子已经用自己的力量为母亲报了仇。

  尽管非子为母亲报了仇,可他心里依旧痛苦不堪。因为他毕竟失去了圣母一般的母亲。以后哪怕他出多远的门,都不会有母亲为他准备衣物了。此时,非子满脸血污,跪倒在母亲脚下撕心裂肺地喊着:“母亲——母——亲——”

  大地回音,松涛阵阵,“母亲”,一个多么响亮的称呼,一个大地般温暖的怀抱。但此时此刻,非子已将她失去。“母——亲”,山林再次回音,多么一个美丽的存在,一个善良的化身。顷刻间,她的血,染红了放马滩的天空。

  当血色的朝霞出现在东面山头时,大骆和非子已将这位女神安葬在了放马滩的阳坡上。让她的头脸一直朝东,意在让她看着自己的子孙后代在这片土地上发展壮大,攻克西戎,朝东进发。

  在失去兮月的好一段时间里,各地秦人前来放马滩祭奠慰问。放马滩的秦人和首领一样,长时间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之中。深秋时节,西风猎猎,放马滩流水脉脉,青山隐隐。一天夜里,大骆无论如何也睡不着觉,就想在月光底下的草地上走走。他披了外衣带上门走了出来,儿子知道父亲的心事,悄悄地也跟了出来。大骆不由得向兮月的坟地走去,非子怕父亲再次伤心过度,就紧随其后。

  “兮月,我对不起你啊!我丢下你12年,刚想为这12年的别离赎罪,谁知你经死于非命,我对不起你啊!”......大骆面向兮月的坟墓边走边哭,此时竟泪水涟涟。

  “父亲!......”

  非子在大骆身后轻轻地叫道。大骆转过身去,儿子走上前将他扶住。

  “父亲,你不要太难过了。你看,明月当空,母亲正看着我们呢!我们应该振作精神,为母亲报仇才对啊!”

  大骆这才如梦方醒,紧紧地握住儿子的手:

  “对,非子,你说得对,振作精神,为你母亲报仇,为秦人报仇”!......

  第二天,大骆亲自主持占卜,卦象显示“吉”。于是定于10月初3日前往周王室。

  西风烈,战马嘶,放马滩的上空飘扬着秦人的黑色大旗。祭天,祭地,祭祖宗,又拜别了兮月,大骆和非子策马东去。

  谁承想,失去爱子的申侯这段时间也是度日如年。他每天哭过以后就摩拳擦掌,整顿军马,也时刻准备着再战秦人。此时,他听得大骆和非子东去,早已绕道前方,再一次挡住了秦人的去路。

  事不过三,非子跃起,一马当先赶到申侯面前:“申姓老儿,拿命来!”

  对方无语,只见申侯向左右使了一下眼色,两个二十岁左右的英俊男子策马前来应战,异口同声地喊道:“要的就是你的命”!

  战场上再也没有人说话,只听得兵器铿锵有声,西风里刀光剑影里,寒气逼人......

  这边大骆怕非子吃亏,又派一名上将前去迎战,双方大战百十回合,难分胜负。突然,西方天空一阵电闪雷鸣,本不该有雷声的时节,眼看黑云压城城欲摧了......

  申侯向西一望,正是西戎上空一道蓝光划过,青烟弥漫,遮住了他的视线。申侯似乎感觉国内有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赶快鸣金收兵,急急忙忙唤回了正在和非子厮杀的两个小儿子。

  大骆和非子继续西行,不久便到了都城镐京。周孝王对他们献给的百匹骏马欣赏不已,百看不厌。对非子更是赞赏,他说:“秦人不易啊,能培养出如此优秀的人才,实属不易啊!秦首领大骆,就让你的儿子做秦的继承人吧!他是块好料子!是个好苗子”!

  听得此话,大骆刚想谢恩,不料申侯抢前一步说:“我看秦的继承人不一定就是秦非子,还有更优秀的人选!”

  大骆和非子互相看了一眼,大骆问道:“你是说——?”

  他话音未落,申侯抢着说:“你没忘记你的二儿子成吧”?

  一语惊醒梦中人,大骆这才想起,在申侯那里还真有一个儿子,是他和申侯的女儿生的,也已经12岁了。

  “那不成,他还太小,成不了大事”!

  “是你偏心眼吧?成是年龄小了一点,可怎么就成不了大事呢?难道天下大事就只是养马吗?

  “你!......”非子刚想说话,被大骆挡住。“不管咋样,我现在就看好非子,刚才周王也说是非子.....”

  “但我不同意!......”西戎实力雄厚,申侯一直凭借自己强大的实力,干涉别族内政。有时,连周王室的大政方针他都要指手划脚。周王有时也只能忍气吞声,得过且过。

  此时,朝堂之上吵得不可开交,周王只好出面和稀泥,抹光墙了。

  “这样吧!就让成做你的继承人吧!反正都是你的儿子,手心手背都是肉嘛。至于非子,我另有安排。于是他大手一挥:“秦人非子听封!从此以后,包括放马滩在内的汧渭之地封给你养马,此地以后叫‘秦地’,养马族人以地为氏,号为‘赢秦’......”

  真正的秦人就这样诞生了。

【秋风烈马散文】相关文章:

1.秋风清,秋风明散文

2.秋风飒飒散文

3.秋风的优美散文

4.秋风起散文

5.西北的秋风散文

6.秋风

7.秋风

8.烈马演化宝马M3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