凋零的天使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11-08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我的天空是灰暗的,吸收不到阳光的温暖;我的内心是枯萎的,接收不到雨露的滋润。阳光下的大树,可以让我依靠吗?雨露下的小草,可以让我不再孤独吗?一个美丽的天使,折断了飞翔的羽翼,失去了前进的动力。所谓的理想,所谓生活的美好,瞬间被病魔缠绕。失去羽翼的天使怎么能展翅飞翔?哭泣只是更会痛苦,伤心只会更绝望,唯有坚强面对,顽强地捏碎残缺的记忆,才能扬起生活的风帆!

  ——题记

  在网站做编辑一年多了,却很少与文友交流。一直以来,我习惯了独来独往,只是在文字里与文友跟评互动。一次偶然的机会,一篇《凋零的叶子》吸引了我的目光,文中主人公叶子的不幸遭遇深深地触动了我的心灵。从读者的评论中,可以看出文中的叶子和我在同一家网站做编辑。可她到底是谁呢?通过向好友月凤姐打听,才得知叶子是短篇组的编辑蓬蓬裙。她身体病得这么厉害,还无私地为作者审稿,顿时一股敬意涌上我的心头。

  蓬蓬裙,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名字,除了知道她是短篇组的编辑外,对其他的却一无所知。虽然没有与她有过任何的接触,但我可以感觉到她是个非常认真的编辑。连续几个月审稿量都遥遥领先,蝉联优秀编辑,对于一个重症病人来说,这其中需要付出比常人多少倍的努力呀!

  她到底是得了什么病?是否真的与她文中所说的那样严重?在月凤姐的帮助下,我联系上了蓬蓬裙,并加了她为QQ好友。当看到“凋零的足音”闪烁在我的那个QQ上时,一种莫名的酸楚涌上心头。凋零的足音,寓意是什么?是否她真是一个下肢瘫痪的残疾姑娘?再一看她的个性签名:“现在想来,父母待我不薄,我想要的,而他们没有给我的,是因为,他们没有,而不是不给……”我的心情更加沉重起来。

  她是个很内向的女孩子,刚开始几次接触她什么都不愿意说,只是一个劲地向我道谢,谢谢我对她的关心,说她一切都好,请勿挂念她,然后就匆匆下线了。从她闪烁其辞的言语中,我知道她一定有难言之隐。为了打动她,取得她的信任,我每天都主动联系她,并主动给她看了我的照片和视频,还告诉她我是学医的,请她相信我,告诉我详细的病情,不要延误了自己的病情。在我热情地关心和不断地追问下,她渐渐打消了顾虑,向我说出了她的不幸遭遇。

  她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2006年,她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洛阳师范大学中文系,正当她憧憬着美好的未来时,不幸降临了。她在梯田间放牛时,因为雨天路滑,脚没站稳,从梯田滚了下来。这一摔致使她腰椎第一段压缩性骨折,造成脊神经压迫损伤。当时给她实行手术的是一名实习医生,手术失败,造成了中枢神经受损,导致大小便失禁,下身瘫痪,再也不能站起来了。因为家庭的贫困,父母无力给她支付高昂的医疗费,只得放弃继续治疗。就这样她不得不离开了课堂,离开了自己朝思暮想的大学校园,辍学在家。

  从此,她就与轮椅为伴,与孤独相依。可身体的残疾并没有影响她对知识的渴望和追求,心灵的创伤并没有磨灭她对生活的意志和信心。她心怀美丽的梦想,她用文字点燃着生命的激情,用辛勤的汗水浇灌着心灵之花。坚强的她刻苦自学文化知识,通过她的努力,有多篇文字在杂志报刊上发表,并还获得了一台电脑。这是一份多么厚重而珍贵的奖励啊,有网络相依,有文字相伴,她再也不会孤寂了。

  贫穷的父母过惯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对于她的病情似乎已经麻木了。每天,她就与网络为伴,与文字为伍,并结识了来自天南地北的文友。在文友的介绍下,她走进了好心情站,并申请成为了一名编辑。她不顾自己残疾而虚弱的病体,为好心情,为作者默默地奉献着自己的一份力量。

  她也主动给我发来了她的一张照片。打开照片,一个美丽清纯的女孩出现在我面前。从她灿烂的笑容里我看到了她对美好生活的渴望,只可惜她是坐在轮椅上的。她告诉我,这是她刚生病时照的,与现在的她判若两人,因为重度贫血而使她面无血色,再也没有从前那般光彩照人了。

  她告诉我,她从来没出过远门,对外面的世界很是陌生,看到的只是周围的农村人,为了一块两块钱,受苦受累。钱,对于她来说是多么的重要;站起来,对于她来说只能是幻想!

  “姐姐,我多么羡慕你们有个健康的身体啊!可是,命运对我却是如此地残酷。”每当耳边回荡着她的这些话语时,我的心久久地不能平静。

  因为长期卧病在床,没人专人照顾她,也得不到应有的营养,她患上了严重的贫血病,再加上长期的卧床,尿液残余多,体内的毒素不能排出,引发了褥疮、膀胱炎、肾积水等多种并发症,并严重地威胁到了肾脏。

  听到她如此悲惨的经历,我禁不住流泪了。

  我问她:“病得这么厉害,为什么不去医院医治呢?”

  她长叹了口气说:“我知道我的病,医生说活不了多久了。我不想去医院花这个冤枉钱了,多活一天就是赚了……”

  有好几次的晚上,已经八点多了,她还没吃晚饭。她告诉我,父母去农田里干活还没回来,就她一个人在家。必须等他们回来了,才能吃到晚饭。

  我心疼地问她:“妹妹,你饿吗?”

  “姐姐,我不饿,真的,马上父母就回来了,请你放心,我真的不饿。”

  “为什么家里不备一些面包之类的点心呀?”我不解地问。

  “我爸爸是修鞋的,每天一大早就出去,很晚才回来。为了节省一两块钱,中午他舍不得在外面买着吃,都是晚上回来才吃晚饭。看着他狼吞虎咽的样子,我好心酸,感觉自己好没用。如果我身体好好的,已经可以挣钱养家了,可是,我却成了他们的负累……”

  听到她这样的话,我心里又是一阵酸楚。这是一个多么懂事的女孩子啊。面对如此贫穷的家,可她却如此理解父母,对他们毫无怨言。她用坚忍而善良的心,默默地承受着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每天我都习惯了去关注她,她的病情无时无刻地牵动着我的心。学医的我知道,双腿残疾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些并发症。她这个病必须要及时医治,否则会引发肾衰竭而死亡。她还年轻呀,才刚满21岁,正是青春好年华。哪怕有一丝的希望,都要去医治。

  “妹妹,你想站起吗?”我问她。

  “我想呀,我做梦都想着站起来,可是,我永远也无法站起来了……”

  “会的,你一定会站起来的!你这个病完全可以医治的,请不要失去信心,一定要坚强!”我一遍又一遍地安慰着她。

  “姐姐,我早已经心如死灰了。其实想想也没什么,死亡并不可怕,总比没有尊严地活着强……”

  有一次深夜,我发现她还在拼命地审稿。登陆编辑后台一看,三天时间她就审了72篇。这是常人都难达到的数目,她可是一个重病缠身的残疾人啊,这不是在糟蹋自己的身体吗?

  “妹妹,不要这么拼命,请你爱惜自己!”我劝说着她。

  “姐姐,我知道我的病没治了,一切都晚了,我只能努力审稿来报答朋友对我的关心了……”

  她的话深深地刺痛了我的心,我感觉大脑一片空白,瘫软在椅子上泪流满面。

  “妹妹,你一定要坚强!只要有一线希望,你都不能放弃!”我含着泪一次又一次地鼓励她。

  “姐姐,谢谢你的关心。所有的道理我都懂得的,其实我很珍爱自己,也会珍惜生命,只是健康对我来说只能是梦想,一切是那么的遥不可及。”

  对于她如此的遭遇,我不仅是同情,更想去帮助她。可是,我离她相距1000多公里,到底怎么才能帮她呢?我把她的事告诉了我非常信任的一位朋友。听了她的故事,他很震惊,当即就表示愿意资助她。他告诉我,暂时不要向别人说,等她去医院检查了,确诊了病情再作打算。

  于是,他主动与她取得了联系,不仅给她精神上的安慰和鼓励,还与她的父母在电话里沟通,做通了她父母的思想工作后,就立即给她的卡上汇了5000元,让她赶紧去市级的大医院接受治疗。

  在他的帮助下,她被家人送往“解放军第一五零中心医院”作了全面的检查。诊断结果:严重贫血,红细胞数和血红蛋白含量只有正常人的四分之一;腰1椎体陈旧性压缩骨折并其后方脊髓损伤软化,双肾严重积水并双输尿管扩张。立即住院诊治。

  当看到这个病理报告后,她的情绪极为低落。刚刚溶解了心,又重新被冰封。迷茫的目光,思维的麻痹,身体的疼痛,心灵的创伤,交织在一起,一颗心在孤独的夜晚显得特别的无助,曾经的美丽和如今的痛苦,在黑夜里艰难地挣扎、颠覆……

  生命是宝贵的,也是脆弱的,但当残酷的现实碰撞脆弱的生命时,蓬蓬裙用自己的坚毅扛起了与病魔斗争的肩膀,用自己的梦想灌注着每一篇文字,用自己的感恩努力地审核着每一篇稿件。

  病魔是无情的,在它面前,很多人放弃了选择,哭泣,埋怨,痛心,甚至绝望。然而,她选择的是坚强,是从容,是勇往直前,充满着对生活的乐观。尽管障碍重重,尽管荆棘遍地。

  她不是凋零的足音,更不是凋零的天使。她是一个坚强的天使,正顽强地与病魔作斗争。她在等待人间的温暖,她在等待翅膀的重生,她在等待重返大自然的怀抱。她渴望能自由地翱翔,快乐地享受阳光,寻找属于自己幸福的港湾!

  妹妹,我该拿什么来拯救你?我怎能忍心让一个美丽的天使在风雨中凋零?我知道我一个人的力量实在是太渺小,但我相信人间有情,大爱无疆!让每一位关爱生命,祝福美好的人都能奉献出自己的一片爱心。请大家献出一份爱心,成全一份勇敢地坚持,传递一份生命的热度。相信所有的人都期待着她在风雨后再度扬起的坚强笑容,因为那必如雨后彩虹般美丽!请你相信,她可以,我们可以!

  人间有博爱,才有活着的希望。愿大家都来帮助她,为她奉献自己的一片爱心,共同来拯救一个即将凋零的天使。

  为躺在病塌上的蓬蓬裙祈祷、祝福!

  后记:此文2010年首发在好心情。今天在微信分享到一个好消息:洛阳“傻”小伙为瘫痪妻子打造“爱情升降机”,文中的瘫痪妻子正是蓬蓬裙(张桂林)。身残心不残的小女子,有思想却不能支配行动,在历经多次坎坷后,终于有了呵护她的爱人。

  这正是:人有善愿,天必佑之。蓬蓬裙能有好的归宿,乃是上天最好的馈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