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心放空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11-15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偶尔,会有那么一束日光照在你的头上,让你感觉似曾相识,那是逝去的岁月,穿越了时空,来做一次久违的探问。

  偶尔,会有那么一段旋律,恍若隔世的重逢,那是往日的情怀,化成了音韵,来做一次温柔的触碰。

  在逝去的时光中,感觉最怀念最闲适的日子,就是在大学校园,不用上课的午后或黄昏,坐在校门口的小树林里,听着古筝曲,看云卷云舒。

  琴声铮铮,或低沉幽咽如离人悲秋,或高昂激越如战鼓嘈急,或婉转如诉,或悠扬如歌。天上的白云,忽聚忽散,变幻莫测。在这个时刻,耳中有声,眼中有色,而心却是空的。

  佛法叫人要学会放下。而此时此刻,完全不必刻意强求。因为心既然空了,“我”又在哪里?本是虚无,何来放下?这岂不是一种难得的大自在?

  或许,怀念过去,只是因为已经过去而不再得;或许,怀念过去,恰恰是因为丢了“自在”。

  在世事中沉浮,在红尘中忙碌,岁月的风刃将原本柔弱的心磨砺出厚厚的茧。曾经的细腻,曾经的善感,就被重重包裹在这厚厚的茧下。我们用青春学会了成熟,然后,用成熟取代了青春。

  不是没有时间,不是没有心情,天上的白云仍在演绎着聚散离合,筝曲的音符仍然时常在耳边跳跃,可是,心,该如何放空?

  心,不是空的,或许,这才是症结所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