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叶归根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20-02-08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如若清风化为百般翠绿,能否再视你笑颜?

  今时细雨再次润如酥,滴荡路人心怀,雨中飘散着你的脸,忽现忽隐,自眼中如鬼魅,钻进心坎。雨丝速化壮硕,滴水石穿势不可挡,无随表针转动而细小,反之。越显冥暗的昼空,已将清高之势驱逐,数多相似时光,我总屈服着大地的黑暗,跟随无边寂寥惆怅,滴落泛清似雨泪滴,凄凄沥沥抽咽遮掩脸庞。听不清的自我心声,惆怅已将其遮盖,附带往昔记忆之清苦,围绕的悲伤侵巢,我蜷缩羸弱躯体,躺平于床笫,孤寂充斥花色床单上头,发出蛊惑人心的声响。待发觉时已是深陷其中,不能自拔,只可放任其自身随处游荡飘泊,阻挡不了灵魂的降落,勉勉强强维持现有姿态不上不下的过活。

  何其的想你,常念堂上现影畅聊。你曾以友与我对谈,诉念愁外世,不乏杞人忧天,却是拥有心怀世事的优念。当时的我崇敬你,绽开善花遍胸口,配合行为开怀世人,不卑不亢,言行如一,笑靥牵动悲戚人儿,爽朗整个结冰寒季。

  雨落不停,似我泪珠刮脸不停,瘙痒难耐。狠劲擦弄,红意满脸颊,不适催促着起身,不肯屈服,把黏黏水渍沾满鲜艳花朵之上。翻个身,大字型躺平,把思想安放在暗黑的天花板中,思念如潮涌现。不懂何以寄相思,无一物可让我捧着来置放心情,所有关乎你的事物都已毁于一旦,无存留。但我偶尔会在太阳高照之时珉一杯茶,我记得你喜欢茶。你说,茶可清沛,烈焰浓照之时正是喝茶的佳季,终得令心无旁骛。你懂如何去欣赏一杯茶,正如你知道如何去欣赏一个人。相遇至此,夸赞从不离我,赐我以自信、热情,无千金之傲娇,一如既往勇敢无畏。

  忆起笑容暖心窝,止不住泪中带笑。我不明你现身处于哪地,或曰魂立何处,想问你所呆之处是否感觉欢乐?会不会有人待你如亲如友?天堂也会有朋友一说吗?身在之时无珍惜,消逝后才追悔不得。回忆一去不复返,才明了世事难以重现,曾因一时冲劲对你否决骨脉之事,意外的你没有怒火滔天,更显平静缓和,化风轻轻拂过我心房,擦干一切不甘与堕落,拭平所有悲痛与怨念。自甘堕落不等同无可救药,当信任覆盖满草坪,枯黄都能绿了心野。

  取身旁一绒娃,寄托相思苦,双臂交握,力量缓压于胸膛,抵困撑胸臂间毛绒小娃,偶睁双眸凝望窗外呼啸风雨,湿了美美红装,绒娃擦拭之。把自身污渍过于他人,并无可兴奋的。流落不停的水珠,怎么擦弄不停?忆往昔时日,你手拽不及格卷子,含笑悉数我玩耍心之切,不怀少年应怀之事,抛务弃责,话虽尖刻,却无刀刺心窝之痛,笑容足以暖心窝。和蔼如你,不随外界人事改变个人态度,妒者怨念独断专行,好者终夸理性无私,千万人怀千万想法,常将善者误歧义。

  偶尔独自漫步馨竹廊道,审度昔日印影墙榻,阳光斜束着倒在院落里,闪动着细细飞尘。一切都成了过去的装饰,本原享受阳光滋润身姿,终化虚无。想你。成长让烦恼季渐近,多时捻起你当日碎落一地的言语,劝导自己该放则放,不牵扯受制于太多,快乐接近之时不要留念已逝情感,奋起直追才配得上青春。如今牵挂与在意呈直线上升不断,延着欲阻隔山脊向上无停留,烦苦随系,心房生不出锋利刀鞘,何以放开?若是你会怎般相劝?遮阳掩盖的黑暗,狠命拭净,独一人之力无以挣脱,欠缺坚定,谁人来布施?

  你积公立德,为子孙倾尽所有,终弃不走病痛与磨难,消灭于黄土大地之上。那时我整日洒泪浇菊,黄透坟头墓碑,悔斯人于世时怎不欢心以待,悔。

  最终也只得哀叹一句:魂牵梦萦的人啊,下一世愿安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