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童年作文

童年趣事作文 时间:2018-06-16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童年趣事作文】
回忆童年

阳光悄悄从脚尖爬上膝盖,而我却坐在一棵大树下面回忆属于我的“童年之舟”。

我的“童年之舟”驶向了一间小茅草屋。那里勾起了我童年的回忆。记得有一次,我蹦蹦跳跳地跟着妈妈去我曾祖母家玩。可是,当我们来到曾祖母家时,并没有听到曾祖母与家人互相逗趣的欢笑。这时,我唉声叹气地说:“好不容易来一次,又没人在家,真可怜。”妈妈说:“你用错词啦!是‘可惜’不是‘可怜’知道吗?”四五岁的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我看见妈妈手里拿着水果,我问:“妈妈,这些水果怎么办呢?”妈妈一边把水果挂在曾祖母家门上边说:“把它们挂在门上就行了。”我又问:“那么水果上要不要写名字呀?如果曾祖母不知道是谁送的怎么办?”妈妈说:“没事的,没事的!”

回想起那时候的我,可真是天真烂漫啊!可小时候的我,更喜欢争强好胜。

在我第一次爬山的时候,在山顶我们玩了一下就下山了。山上又有许多牛;更多的是牛粪;山上的坡很陡,有许多石头。下山时,我看见一个哥哥在我的前面走着。我心里一直想在走在那个哥哥的前面。然后我就情不自禁的跑了起来。突然,我被一个石头绊倒了。我就滚了下去,不知怎的我停了下来。幸亏我及时停了下来,否则就要滚到牛粪堆里去了!

童年是一道七色的彩虹,他渲染了我们童年的每一件事;童年是一座大桥,他带我们度过了风风雨雨。童年真好!

回忆童年

现在的我还清晰记得那熟悉的的旋律,优美的文字,字字深入我心。

以前的我,总认为长大了才是最幸福的事,能拥有自由还不用家长死死的管束多好啊。

直到现在,我才认为当初的我是那么的傻那么的无知,偶尔会为我当初的想法感到愧疚。

童年的我,没有成长的烦恼,没有中考的压力,没有孤单的体会,没有早起晚归的折磨,一切一切都很幸福。可那时的我,身在福中不知福,总认为大人比孩子活的轻松自在,现在的我才发现我错的很离谱,我从未想过自己也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真是太可笑了。

直到长大后懂事了,才明白父母的不易。

回忆童年

我的童年就像五味瓶:酸、甜、苦、辣、咸样样俱全。我是一个倔强、脾气又硬的女孩。就因为我这性格,没少被妈妈骂,但我并不哭,因为早已习惯啦!但我又最怕被别人误解,因为我自尊心特强,也有可能是遗传吧!外婆告诉我,人都会经历许多挫折,只有经历过风风雨雨,才会见到彩虹。在我的内心,最让我伤心、难忘的是妈妈那次不分青红皂白,痛骂了我一顿。那次,在我的内心“刺”的很深。我是家中的独生女,被爸爸妈妈视为“掌上明珠”。就因为我是独生女,在家中什么活也不用干,只是整天对着书本发呆。爸爸妈妈对我的期望是能考个重点学校,学习好,他们就满足了。但我多么希望自己能全面发展。每次劳动课,老师提出的问题,我几乎都不会。我身为一班之长,学习好,不会做什么家务,又有什么用?我真的很羡慕,羡慕那些在阳光下自由飞翔的小鸟。我呢?我觉得我成了被父母困在笼子中除了学习,什么也不会做的折了翅的笨鸟。我被太多的“关怀”憋得难受,我很苦恼。

有一天,我很早起床,准备自己做面条吃。我怕被妈妈发现,否则又得被她骂,所以我小心翼翼地来到厨房,关上厨房的门。我准备好大蒜,面条,葱,酱油……我将葱洗完,用刀子切。结果葱条切成长的长,短的短,管它呢;我有舀了一勺水放入锅内,将面放进去。突然,锅子里的油溅了出来,溅在我手上,起了一个好大的泡。我心想:连锅子都和我做对,想让我临阵脱逃,没门,我一定要父母对我刮目相看。我顾不得手上的疼,咬着牙把面条做好了。我尝了一口,怎么味道怪怪的?我喊妈妈起来,妈妈刚走到餐桌旁,门铃想了,“丁冬,丁冬。”妈妈一开门,原来是她的朋友。我让妈妈尝了一口,妈妈也觉得味道怪怪的,但说不出什么原因。她请她的朋友尝了尝,他(她)们尝完后,就大笑起来,有个稍胖的叔叔笑的最厉害,笑起来时,嘴就像兔子的嘴一样,竟然眼中还有泪水,还说笑起肚子都疼了。哼,有什么了不起。一位阿姨说道:“李晓阳,你的女儿确实与众不同,早闻她的英雄世迹!煮面条不放猪油!”妈妈听了,怪不好意思,傻瓜都听得出来这不是赞美,而是讽刺。妈妈突然脸色大变,说:“你怎么这么苯?面条都煮不好!说了让你不要做,你就不乖!”我听了,幼小的心灵被万把剑刺穿了。妈妈,我为了做面条把手烫了一个包,为了给您争光,说您的女儿既学习好,又会做家务,我是多么的辛苦。每次受伤,我多么想在您面前撒娇。但我不,因为我不属于娇娇小姐里的一员,我每次遇到困难,我都咬着牙挺过去。每次听到有人夸我,我多么的高兴,我多么想在第一时间告诉您,我为您争光了。可现在,你却骂我笨。我是笨,您难道没有责任?要不是您不让我做着做那,我会变成这样?我跑进房间,委屈、伤心使我忧心忡忡地打开日记本,流着泪写着……妈妈,您为什么不问明白原因呢?夜里,我久久不能入睡,又苦恼又忧伤。望着窗外闪烁的星星,我的眼泪又掉了下来。

夜深了,我做梦了。梦见自己变成了一条大鱼,在海里自由自在地游着,一会儿又变成了一只雄健的海燕,在北戴河上空飞翔,鸟瞅这儿的美丽风光,飞啊,飞啊……

回忆童年

拾起回忆,过多是现实残酷。

那些被现实冷落的人,喜欢拿过去与现实作比较。总是喜欢回忆,想要逃避现实。或许发呆就是在回忆吧!

过去的父亲就像仆人一般,很细心的照顾着我,呵护着我,没有一丝的懈怠,他给予了我童年最美好的回忆,最美好的爱。我总是很贪婪的在他身边撒娇,想要汲取他所有的爱护,总是那么的不满足。也许“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吧!有时会很过分的爱着父亲,忽略了母亲,可是现在一切,都变了。也许计划总赶不上变化吧!一切都变了!

现在,父亲四处找工作,一会儿嫌这不好,一会儿嫌那辛苦,有一手的技能却无处发挥,每天在和妈妈吵架。对我的存在也很厌恶,每天都会在外,妈妈一个人在家开小卖部挣钱。全家仅靠这么点收入生活。可父亲却不闻不问,只会吵架,不想方法。

我很是不解,为什么一切变得这么快?之前不是这样的啊?why?why?why?请问上天,你可以告诉我吗?是长大之后就要承受这份儿痛吗?不,我不要。如果是这样,那我宁愿选择不长大。可为什么一切都不会重来,让我回到童年,回到那段快乐的日子,可以吗?

天下没有后悔药,有些事或许冥冥之中早已注定,无论你怎么后悔都不会重来!

回忆童年

夜,渐渐的静了,白日的喧嚣在月亮刚出来的时候就消沉了,心,也终于可以得到片刻的放松。

一个人住在厦门的石屋里,对着大海,翻着古书,四近无生人气,心里空空洞洞。放下手中捏出汗的笔,心里的烦躁在朦胧的月色中见见淡了。好久好久,这么累,已有多久没有看望我那久违的故乡?望水何澹澹,没有感到宏伟气魄的进取,而举头望月,却感到月下独酌的哀伤。儿时的故乡,你,还好吗?

但记得我家屋后的百草园,那儿的花花草草都曾是我的伙伴,那些虫豸则是我的玩偶。儿时的他们陪我欢笑,陪我酸辛。我仿佛看见泥墙根一带的油蛉,蟋蟀;找到像人形的何首乌根;尝到又酸又甜的覆盆子;听见长妈妈“美女蛇”的故事;捉住活蹦乱跳的小鸟。那儿的日子,似乎有些孤独,但并不寂寞。只因虽未有多少人陪伴,却有小生命带来的乐趣。如今,人民受到剥削,国内一片混乱,一位爱国赤子的心,再也找不回那快乐的时光了。

我抚摸着书本自问,后来怎么样了?后来,家里人让我上学,让我告别了百草园,也基本上告别了童年。那私塾里,小院花儿扑鼻香,朗朗书声耳畔来。一切的一切,仿佛都在眼前,却偏偏都在梦里。

如今,每日都绷紧了神经,既执笔为剑,有关心民情,现在好容易停下来了,却又怀念起那童年。每时每刻都要抓紧啊!节约时间,就是使每一个人有限的生命更加有效,也即等于延长了人的生命。那就继续写吧!我有握起了笔。“将那百草园和三味书屋写下来,那是你不能忘怀的童年。”我的心在呐喊,“把那时的快乐都写进去,以治疗现在疲惫的伤。”是啊,周围都是黑洞洞的,童年的快乐带来的光亮虽然暗淡,却也能照亮一片黑暗了。

灵感忽然就来了,把刚才的思绪整理。一阵奋笔疾书后,放下笔,望着完成的作品,我不禁泪眼婆娑。

回忆童年

童年,我在许多地方踏上了我不大的脚印。我去过美丽的海上绿洲南澳岛,舒适的天然良港汕头,神秘诱人的沙漠戈壁之国敦煌,所谓“林木葱郁花草香,雕梁飞阁泉瀑鸣”的兰州五泉山,素有“匡庐奇秀甲天下”之美誉的庐山,温柔富庶的苏杭……

在记忆海洋最深处的是古浪我的老家。它纵然没有旖旎的风光、华丽的建筑,它有的只是一段动人的历史。当时我还幼小,自然不懂得历史。腿太短,被家人“锁”在身边,即便它有逶迤挺拨的脊梁抑或什么翠绿松柏,我也无缘一赏,所以,我所能追忆的,只有彼时已化作零星记忆碎片的欢声笑语。

昏昏沉沉地坐在车子的后座,妈妈把我轻柔抱起,走进老家。醒来时,天已大亮。我用鼻子嗅嗅,我所睡的被窝有着浓烈的异味,所幸,我并不排斥它。很奇异的,在严寒的冬日中,被子依然保持着特有的温暖。我穿好衣便跑出来,我发现这个不大的房子着实好玩,没有光滑的瓷砖粉墙,像是用泥土和草根混合而制的,脚向地上踏了几下,那是有些松动的赭石色砖头。

我如梦初醒,知道自己来到了一个有趣的地方,顿时玩心大起,我在院子里乐此不疲地奔跑,淘气地把草根泥土从土墙上大块大块地剥落,逗得栅栏里鸡犬不宁,小心地拿着枯树枝拨奶奶家的大刺猬,爬梯子到厨房楼顶却哭着嚷着不敢下来,在土制屋顶上伸手够围墙外那高树的叉丫……

后来,我认识了我的表兄弟姐妹,他们穿着俗套的衣服,双眼含笑地带着我去看砖窑里制砖的情景。

我小小的身体由自内心地发出惊叹,在那类似于长城,内部中空的里面竟然蕴含了如此奇妙的力量。没有太多钢筋水泥的工厂,仿若一个裸露的赤子,以最纯挚的眼神迎接着我的视线。我们还去了纵横交错的田垄,站在硬梆梆的土地上扬首遥望,方圆几里地大多是白色的日光棚,还有些黑色的扎在地面防冻的物体,我心飞扬在蓝

天之下阡陌之上,心旷神怡。

那年冬天,在绵长的记忆中,它给我留下的只是那难得一见的风土景色。

来年秋天,老家的门再次为我敞开。我风尘仆仆进门,迎接我的是爷爷的怀抱。一旁比我大三个月的表姐涨红了脸,把我从爷爷怀里硬生生拽了出来,赤着眼喊道:“他是我姥爷,不是你的!”我瞬间失笑。爷爷拍拍我的头又拉着表姐的手说:“我是你们的爷爷。”

之后我和表姐关系很好,几乎是形影不离,所以这次的不快被我自然而然地分到了“不打不相识”的类别。

我曾经很迷恋古装剧,表姐也是,于是我们在院子里偷偷地扮演角色。为什么要偷偷呢?因为我不希望大人们看到我们的“傻样”。我们一会儿 “平身”,一会儿“拉出去斩了”。玩累了,姑姑带着我们去小商店买东西,这里的小玩意儿多,也便宜,通常一两元钱就可以买到两对好看的头花。所以商店就变成了我最喜欢的地方了。

一日,奶奶把刷了鞋子的一盆脏水放在院子里让我们把水洒在地上,当奶奶脚后跟刚踏出大门,表姐就给我一个噤声的手势,我识相地闭了嘴。她眼睛骨碌了一下,满怀笑意地扫了我一眼。她从口袋里取出一个空的果冻杯,对我挤挤眼睛,用食指和大拇指拈起边缘舀了一杯脏水,再用另一只手指指屋子。我俩会心地笑了,而且还是贼笑。当我蹑手蹑脚地躲在门帘后看到喝了肥皂水还露出满足表情的表妹时,我再也支持不住了,扶着门就笑着滚到了地上,屋子里的表姐狠瞪了我一眼,像是在责备我沉不住气,但这么一瞪,我便笑得更凶了。我傻气的表妹、诡计多端的表姐,都太可爱了!

  来源:http://m.unjs.com/zuowen/170039.html

  转载分享本站内容m.unjs.com,请保留文章来源信息和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