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庙散文

时间:2019-12-17 12:14:24 散文随笔 我要投稿

枯庙散文

  老家背后的山顶高峰,被唤作八角庙,也叫八公庙。

枯庙散文

  不知道是乡音中“角”与“公”分不清楚的缘故,还是其他原因,反正大家叫顺了,也没人去追根求源。

  小时候的我,是个爱较真的人。每次路过,都嚷着要父亲讲一讲到底是叫八角庙还是八公庙。但父亲总是说不清楚。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得到一个消息,说那曾经是一个八角庙楼,庙里住着八个老汉,还是亲兄弟,他们没有成家,住在庙里,平时不见人,也从来不下山。那他们吃什么呢?我打破砂锅问到底。人说他们一直吃着鬼豆腐。有“鬼”的豆腐?!在幼小的心灵中,越是恐惧、越是忘不掉,我将“鬼豆腐”这三个字深深地埋了起来。

  后来,又传言不知何时何故,他们竟然都死了。在农村死人埋人的地方,最为人忌讳和害怕。于是,大人们像约了一样,既不让小孩们去山顶,更不让去访庙。经过反四旧,没有人愿意也不敢去关心住在庙里的人的死活。

  我不敢问父亲,只好逮着一个机会问母亲,鬼豆腐怎么做?好不好吃?没有上过学念过书的母亲只是告诉我,可以做给我吃。

  在一个夏天的傍晚,她不知道从哪里弄来鬼豆腐树(土家人也有叫做斑鸠树、神豆腐树)叶,将嫩叶洗干净,再把叶揉烂用包袱包住,慢慢加水、搓揉,挤压出青绿色的汁来用盆装好,再添一碗地灰(草木灰)透过的水,告诉我等吃饭的时候就有豆腐吃了。

  我第一次安静地蹲在地上,望着盆中的鬼豆腐,不时用脏兮兮的手指蘸上一滴,快速伸进嘴里,又快速缩到背后,生怕被人瞧见。又学着父亲吃东西的样子,点一点头,再望一望还在忙着做饭的母亲。等到饭好待餐,盆中早已清香碧绿,晶莹如玛瑙。这东西怎么会叫鬼豆腐呢,我想不明白。

  记忆中,那是一家人笑得最多的一夜,也是我了解真相的一夜。父亲告诉我,采山野树叶做的叫做神豆腐、观音豆腐,是观音菩萨传下来的。如果采到埋坟的地方生长起来的树叶,做成豆腐就叫做鬼豆腐,吃的人前世做鬼、来世也做鬼。在大饥荒时候,没有粮食吃,拿它当饭吃,村里村外都到咱们山上来采摘这些白果树叶、神豆腐叶、马桑树叶、厥根什么的,最有营养的就数白果树叶和厥根,最好吃的'就是这个神豆腐叶了。只是这神豆腐好吃,饿得也忒快,时常做菜吃还可以,真要当饭吃,却也遭受不住,会让人四肢无力、腰酸腿软。只是后来,采的人多了,最后连树叶、树根都难得找到了,也没人管是不是坟地的树叶了。

  后来父亲还告诉我,八角庙里的老汉曾经也是大富人家的孩子,在战争年代,怕被拉夫去当兵,父母就将他们送去庙里避祸,并严命家人不亲自来接,谁也不能相信,谁也不要下山。可还没等到解放,他们的父母就去世了,财产也被地方官绅瓜分了。再后来,听说打击地富反坏右,家庭成分不好的他们更不敢下山了。至于他们在山上吃什么,谁也没看见,大抵也只能吃神豆腐一类吧,反正都没什么可吃的。

  年龄越长,催使我的好奇心也越来越大。上小学高年级之后的一天,借着周末打猪儿草的当口,我们几个小伙伴,第一次长途跋涉来到了山顶。传说中的庙宇已然没有了,一片片废墟瓦砾依稀镌刻着过往的故事,庙角残迹隐约述说着庙宇的枯残和凄凉。西倦的太阳下,一块巨石后面,几个土堆墓茔愈发阴深恐怖。荒草丛中,知了重复着单调的歌曲,似乎想催醒熟睡的大地,却吓得小屁孩们屁滚尿流地逃下山来。

  一生虚惊催梦醒,半世清幽揽浮华。多年以来,我时常在想,八公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他们的父母是怎样的严命严法,让他们度过了那一个个孤苦的夜晚。

【枯庙散文】相关文章:

1.清水枯荷随笔散文

2.令公庙散文

3.留得枯荷听雨散文

4.泪垂明珠月下枯散文

5.作文 \枯\树不枯

6.枯桑,枯桑白居易,枯桑的意思,枯桑赏析 -诗词大全

7.老家的奶奶庙散文

8.又去夫子庙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