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件难忘的怪事

记事作文 时间:2010-12-19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记事作文】
昨天十二点我正要睡呢,就听有人啪啪啪砸门

我一开门呀,是个穿红西装的胖子,街坊四邻的都知道这个人,叫郭骛远,简单来说呢,就是我们这片儿管事儿的。

"哟,你怎么,这是要睡了?"

"是啊,您有事儿么?"

"嘿,你怎么回事儿?还有心情睡觉?"

"怎么了?"

"陇南胡同那儿内内内谁,老周,他们家死人了你知道吗?"他表情特别严肃。

"我知道啊,前两天就听说了,水泥车倒车时候油门当刹车,一车水泥全倒他们家卧房,把一家人都埋了。"到现在我想起老周这事儿,还觉得挺后怕挺难过

"你知道?你知道你还睡得着觉?你忍心么?"

"嗐,瞧您说的,老周他们家出事儿我真是挺难过的,这几天还寻思着是不是给他爸妈捐点儿东西…"

听完我这话。他眉毛都快竖起来了"呸,你难过?那你还能12点就睡?哎哟,你看你这睡衣,花花绿绿的像是点儿难过的样儿吗?赶紧的,脱了脱了脱了换件素点儿的!"

我想想也是,我这睡衣的花样是有点儿喜兴劲儿,可能是不太好。我就乖乖回房间换了套白色的睡衣。

我一回到客厅发现不对啊,这老郭跟我电视机那干嘛呢?

"您…您这是…?"

"哦,"他回过头看着我,"今天啊,咱们得一起给老周一家子哀悼哀悼。那些个三俗的娱乐节目呀,相声呀,电影呀什么的,就都别看了。我给你调调这电视,就留个CCAV1得了,这个台肯定高雅,而且你看着绝对笑不出来。"

"不是,可是我明天还得看…"

"看什么?不要看。老周他们家都惨成那样了,你还有心情看电视?"

"得,我上网吧明天。"我心里说。

老郭就跟会读心似的,又开口了:"对了,跟你这睡衣一样,你得把你电脑显示屏换了。"

"换了?"

"对啊,你到时候电脑一开,满频目五彩缤纷,你对得起老周吗?呐,我这儿有个黑白显示屏,你赶紧给换上。"

想想这种事儿也不是第一次了,前年蜀北胡同文老头还有去年青海小区于大哥家里房塌了的时候,老郭也是这样半夜里面来砸门,还让我们捐钱给他们建新房。那时候我还确实是挺难过,捐了不少东西还有钱。不过这第三回我实在有点儿犯嘀咕:"咱这街道怎么老出事儿啊?"

我突然想起来,老周家那院子不是原来有道围墙么?不过据说后来老郭说砌墙那青砖有年头,推了卖青砖能创收很大一笔,硬是让老周把院墙给扒了。

我自言自语:"要是周家那面墙还在,那水泥车是不是就进不来了。"

不想这话被老郭听见了,立刻眼睛瞪得像铜铃:"你小子知道什么?啊?知道什么?我告诉你,这个水泥车的吨位你是没看见啊,我可看见了,我们这片儿,往前倒一百年,都没进来过这么大的水泥车,就算老周家那墙都还在,肯定也都挡不住。你啊,too simple,sometimes naive!"接着他又面露忧伤神情:"不过啊,这事儿也怨我,我要早点接到汇报,兴许还能挖出几个人来…老周啊,我们来晚了…"

"哪儿啊,要有那堵墙那水泥车也不至于在周家院子里面倒车啊…"我心里想着,但说出来他还不知得怎么说我,于是话到嘴边又咽下去了。

"还有,你怎么不哭呢?人好几口子都死了你连滴眼泪都不掉你是人吗?"老郭不依不饶,我刚要开口辩解,词儿都还没上来他就不由分说把我嘴张开往里面挤了估计有半管子青芥末酱。顿时辣的我,眼泪哗哗的就下来了。

他站在一旁满意地看着我。

"好,这哭得还比较像样。明儿记得把给老周他爸妈的捐款送到我办公室啊,或者我让小洪上门来取也行。"

"不是,"我一边儿痛哭流涕一边儿问"我们不是每个月交给您好些应急互助款吗,干嘛不…"

"你别跟我矫情啊,你要有良心你就自己捐,欧罗街道有个叫罗茜雅的她们家不是着火了吗,我刚给她两万块钱,再加上这些日子咱们在弄那个全市小区特色橱窗展,我手头紧着呢知道吗?"

说罢他扬长而去,留给我一个穿着红色西装的肥胖背影。

那身影是如此的寂寞,让我对着只有一个台的电视和只有两种颜色的电脑留着催出来的涕泪。

请注意您的涵养,保持悲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