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季作文

作文网 时间:2018-06-14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作文网】
冬季

在一个冬天寂静的早晨,北风呼呼地,吹得光秃秃的树枝直打哆嗦。街上的行人都匆匆地赶着路,行人们有的用手捂着脸不停地吹着热气,有的用衣领遮着脸,挡住那寒冷的北风……也顾不得看街上的景色了。只有那卖粽子,卖番薯的小贩们叫破了这寂静的早晨,那一阵阵的香气,诱使着人们,使人们不得不掏出钱包买几个。

渐渐地,夜晚来临了,乌黑黑的一片,北风凛冽地吹着,乌云遮盖着天空,不知道哪里是星哪里是月,人们都慢慢进入了梦乡,连那叽叽喳喳的小鸟也停止了鸣叫,动物们都卷曲着身子,躲在自已的屋子里,准备度过这漫长的冬夜。啊,冬季你虽然寒冷,但你是春天的使者,冬季已到,那春天还远吗?

冬季

冬季是一个美丽的季节,她像一个诗人,寒冷是她的尊严,向人们展示着她的性格;雪花是她的诗篇,向人们展示着她的美丽;寒风是她的舞蹈,向人们展示着她的舞姿。

冬季一到,少不了的就是她那可爱又调皮的信使—雪花。雪花一飘,冬就来了。它们形态各异,有五个瓣的,也有六个瓣的,虽然它们形态各异,但是却一样美丽,可爱。

冬季的风是寒冷的,但是她又是动听的。当冬风吹起时,就像是在听一场交响乐,又让人感到动听又让人感到庄严。

冬季也有许多的植物,它们挺立在风雪之中,显得更加秀美。梅花就是其中之一,她那粉红色的小花开放在雪白的雪海中,显得十分秀美。松树,也是冬的代表,它那青翠的枝干与松针在雪海中也十分显眼。

冬季,是孩子们最爱的季节。打雪仗,堆雪人,都是孩子们最爱的游戏。一下雪,只要有雪,孩子们就会开始玩耍。打雪仗的孩子,会秘密的准备上许多雪球,藏到一个你找不到的地方,“仗”一开始,孩子们就像一个个战士,手拿雪球,仿佛真的要打仗一样。“战场”上时不时传来“呀!啊!哎呦!哎呀!”等声音,你一看,哦,原来是“仗”打得十分“激烈”啊!有的雪被打到了衣服里面,有的雪打到了裤子上,还有的更“严重”全身都是雪,衣服都湿了,成了一只“落汤鸡”。而孩子们却不以为然,相约明天还要再打一场。堆雪人的孩子,就没有那么“战痕累累”了,他们相约好,拿好工具,一起去找雪。他们把雪堆到一边,有的做身子,有的做头。忙得不亦乐乎。看着他们挥舞着小铲子,哼着小曲儿,干活的样子活像一个个小艺术家。不一会雪人堆好了,石头做眼睛,胡萝卜做鼻子,树枝做手臂,再用树枝画上嘴巴。一个栩栩如生的雪人就堆好了。看着堆好的雪人孩子们开心的笑了。他们围着雪人唱歌跳舞,好不快活。

冬季,是一个美丽的季节,是一个欢乐的季节,只要你仔细的观察就一定能发现她的美丽!

我爱冬季!

冬季

在一个冬天寂 静的早晨,北风呼呼地,吹得光秃秃的树枝直打哆嗦。街上的行人都匆匆地赶着路,行人们有的用手捂着脸不停地吹着热气,有的用衣领遮着脸,挡住那寒冷的北风……也顾不得看街上的景色了。只有那卖粽子,卖番薯的小贩们叫破了这寂静的早晨,那一阵阵的香气,诱使着人们,使人们不得不掏出钱包买几个。

渐渐地,夜晚来临了,乌黑黑的一片,北风凛冽地吹着,乌云遮盖着天空,不知道哪里是星哪里是月,人们都慢慢进入了梦乡,连那叽叽喳喳的小鸟也停止了鸣叫,动物们都卷曲着身子,躲在自已的屋子里,准备度过这漫长的冬夜。 啊,冬季你虽然寒冷,但你是春天的使者,冬季已到,那春天还远吗?

冬季

那一年,应该是上苍赐予我的冬季!

爸爸辞去公职下了海,成为了一名生意人。他不辞辛劳整天奔波在家与工厂之间,每天晚上我睡觉了,还可以看见妈妈坐在客厅等爸爸。好不容易工厂有了些起色,哪料到工厂失了火,家中的积蓄,爸爸的心血付之一炬。

从那之后,我看到的只有妈妈偷偷抹眼泪,爸爸的唉声叹气和几位借钱给我家办厂的亲戚欲言又止的模样。多少次,我心中打着草稿想对爸爸说些安慰的话,可那些言语却像沙砾一样卡在喉咙中,吐也吐不出来。

我愈加的沉默了。那段日子,我每天放学回家后,就躲在房间里,不做作业而是呆呆的望着天花板,杂乱无章的想一些事。想为什么这种灾祸要降临在我家?想爸爸这样付出却得到一身伤疤值得吗?就这样混混沌沌过了好久,直到妈妈发现了我的变化。

妈妈让我坐在她腿上,抚摸着我的头发说:“宝宝,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我摇摇头,不吱声。妈妈停了一会儿,手放了下去,轻声地问道:“孩子,如果不快乐,妈妈是你最好的倾听者。”我再也忍不住,边大哭边说:“妈妈,我不想看到你和爸爸伤心,你们不快乐我也不快乐,为什么工厂会被烧?为什么我们家这么倒霉?”妈妈楞了,好半天她才说话,却也哽咽了声音:“孩子,别哭,我们没有一无所有啊!至少我们还健康,至少我们还有希望重来啊!”听着妈妈不厌其烦温柔的话语,我心中那冰冻的伤渐渐融化,直至消失。

妈妈说的对,人的一生那么长,总不能全部是春天吧!感谢上苍赋予我的冬天,纵使有刺骨的寒冷,也会学到坚强,闻到扑鼻的梅香。就算是冬天,我也要给它新的含义让我学会了坚强,明白了只要希望还在,便可重来。

我的季节纵使是寒冬,我也会让它美丽!

冬季

清晨,因昨晚失眠的我。阳光贪婪的照在床上也无法起床,看窗外消逝的处子的皮肤,几乎断绝了生命的鸣叫,顿觉涩滋滋的,好不容易从床上爬了起来,听得楼下经过的涵的笑声,简直糟糕透了,想起昨晚与他的大吵,现在还回想在耳边的声音,酸味便再次浇上了心头。

也是清晨,我俩一同走在上学的路上,洒满了的欢笑,拿起雪球似的嬉闹,还有那一声温暖的话语。只因一件小事而破灭了,他与我在一次考试中双双失败心情不好的我便因口角与他发生了争执,接着,便是哭声;接着便是决裂的声音;

背着书包,终于踏上了上学的路,路上的一切我再也熟悉不过了,还是喘息的老树,还是叹息的小草,只是没有他,孤独的我一直向前走去,没有呼唤。只有茫然。

空气潮湿的让人想哭,突然,只听得一声熟悉不过的呼唤,我站住了,尽管我是如此想回头,但始终无法扭过去那执拗的心。想起刚才楼下的笑声,这一切足以让我的嫉妒再次燃起,无法预言他会不会继续呼唤,没有,没有,只是听得他急促的脚步声,他跑到我面前,竟然低下了他那高傲的头。

我无法再控制自己,只有一句对不起冲上了嘴边,他笑了,我俩紧紧的握住了手。

路上,我们还是像以前一样的微笑。“我们永远是好朋友”流露在我们心田。远处,这世界终于有了生命。

春天是甜美的季节。

太阳终于带着几乎倦意爬了起来,消逝了洁白的大地,小鸟又开始鸣叫了,小草又开始窃窃私语了,路上多了许多欢声笑语,喘息的老树绽开了嫩黄的花瓣,伴随这一切的就是喇叭花的交响曲,现在代替酸的只有甜。

我幼稚的问了涵一个问题:

冬天过后是春天吗?

我俩都会意的笑了!

冬季

风来了,只是没有下雪。

无论冬天是一年的开始或者结尾,这个时候都少不了风。然而,风来于无形,消失于无形,留下的也许只有颤栗,还有感怀。

感怀什么呢?是风一刻不停歇的声响,还是风卷起的层层尘土,亦还是风弥散在各个角落、把那种冰冷的气息带向每一个人的心田?

不要奢望,冬天不会有温暖的风。

风扯着衣襟,扬起发丝,捶打整个身体……,即使顺风的路上,嚣张的风仍然会让你狼狈不堪。

或许,当风扯着衣襟时,它是想试探一下存在于体内的那颗心是不是和它一样的没有温度,只有寒冷;扬起发丝,它想让所有的事物都来和自己一起漫舞;捶打身体,风明白,没有历经冰霜苦楚的生命看不到春天;谁也不会时时顺风,逆风的路旁在风的侵袭下虽然没有鲜花,但有景色。

看啊,风就在不远处打着转、带着旋,安静地从街头的一角渡向那片已经干枯的花丛,花丛似乎在向风招手它们感激风,毕竟风在这个万物萧瑟的季节没有忘记它们。

或许,风来了,春天真的不会远。

然而,冬天的风什么时候才能停息呢?

风淡淡地充斥在大街小巷、高楼矮房、幸福与悲伤、富贵与贫贱,不论什么地方,都能看到它的身影,不对,是那些在风的左右下漫舞的身影。

冬天的风不是用来看的。

风无形地冲着闯着,带点得意,夹些疯狂,它不会向谁妥协,没有谁能让它妥协,它是永存于天地间的精灵,它可爱、顽皮且不失善良。但,没有谁会喜欢寒冷的风,那刻骨的冷意会让一切对未来的春天感到一种很大的期盼。

也没有谁会认真地探讨为什么要厌倦冬天的风,不会是因为寒冷,寒冷一直是它的禀性。

我也不会。

毕竟,冬天的风是用来感受的。

今天非常晴朗,我漫步在大街上,白色不带任何生机的阳光有些刺眼,我只能半眯着眼睛看着来来往往为了春天奔波的人群,当然,周围少不了风。

风在我的耳旁徘徊,它像是在对我细声倾诉些什么,我聆听,但不懂。风也只是稍微停留片刻,然后轻笑着奔向人群,消失在层层叠叠的脚步中;但,一会儿后,它又会再次来到我的耳边,再次奔向人群,反复反复、周而复始。就在我对风有些厌倦时,我好象明白了风的细语:我只是一片风。

一片风?原来可以用“片”来给风加一个前提。清楚了这一点,我心头的那种厌倦立刻不见。

一片风,就会有一个人。

我呢,我只是人群的一个,平静、匆忙、淡然,接着和风一起被磨平了棱角,最终消失不见。

冬天的这一片风消失的时候,春天就会来了;我消失了之后,会来什么呢?

可能还是一个人吧。

不是吗,风会由嘈杂变成安静,人不是一样吗?当生命的年轮划过最后一笔时,不也是如风一样消逝得不留任何痕迹?也许,那年轮能留下些过去的印记,就像从街头一角奔向花丛中的那风。

漫步在纷纷扰扰的世间,不要带任何声响,就这样默然地从这一边走到那一边吧。

没有雪的冬天只有这一种景色:

一片风,一个人。

  来源:http://m.unjs.com/zuowen/155059.html

  转载分享本站内容m.unjs.com,请保留文章来源信息和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