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音雨阁,北城凉筑-2000字作文

高中一年级作文 时间:2016-05-12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高中一年级作文】

  相识,你我在歧路——萃萃

  “喂!同学,你知道五班在哪吗?”男生的语气里透着一丝沙哑的英气。“对不起,我也新生诶。”“那,我们一起找吧!”“好,好的。”十几年来一直走在不同的路上,还好吗?少年。临了了,话不多,却有些俊秀的小男生留下了电话。当晚,即收到了祝福。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还是习惯了睡觉前的“晚安”,习惯了在温媚的晴天里照下笑容发给你,习惯了你语气里关切的温柔。

  “夏虫带来了你的声音,我们认识了七年,错过了六年,以后的时间,我想一直陪着你。虽然,我们在一个城市的南北两极,但,没什么是不可以的。所以,我们在一起,好吗?”那时的世界安静得只有一片弦音。风扇空调还有笔下的沙沙声全部被吞进思绪的汪洋大海里。脑中开始不断地闪现画面,你的雨伞,你的侧脸,你小时候用来帮我挡毛毛雨的校服。所有的一切都没了声音。只有手机不停地闪着白光,提醒我回复。我愣愣地打下好的字样。“晚安。”终于,在万古洪荒的岁月里,我们把最美的年华丢在这十年长河里,只有年少的青春,与时间顽强地对抗。

  初到南城,请多指教——玥瞳

  三次转车加近两千米的路程,终于到了你的南城,萃萃。我站在世纪广场石像下,小心翼翼地拨通了你的电话,铃声响了两遍,终于听到了你的声音。我忙不迭的将对着镜子练了无数遍话塞给你,连忙挂了电话。十分钟后,看到你风尘仆仆地出现在广场上,我长吁了一口气。手忙脚乱地整理自己的装束,力求给你一个完美的形象。你见了我,满面责怪却掩饰不住眼神里的关切。你故意大声说:“哟,路痴也能转到南城啊,不会是警察叔叔领过来的吧。”我装着沉下脸,你怕我生气就忙笑笑着给我擦汗。我立刻变了脸,骄傲地大声说:“今天,是我那个傻瓜女友的生日啊,怕她忘了,所以来看下咯."你红了脸,嗔怪我油腔滑调然后用指尖戳戳我,说:“然后嘞?”我故意停顿了几秒才说:“我想带她去全城最漂亮的星巴克,买最好的卡布奇诺给她喝。”你立马爆表。看着你幸福的样子,我没了心跳。

  我不是故意想让你难过——萃萃

  高二了,大家都开始忙了,再也不能像高一一样半夜跟玥瞳跑出去看烟花了。玥瞳是理科才子,所有在我看来难道极致无药可救的题到他手里都是迎刃而解。而我选的文科是在一楼。有时候课桌上会无缘无故多一杯卡布奇诺,我中午来不及回家吃饭会有一份我最爱的吐司配,甚至是一些鼓励人的小纸条。我知道,你都是你隐晦的感性,想让我满怀热忱地过活,不败给桎梏。那些东西,于我来说,是力量。可越来越快节奏的生活让我反感,讨厌。以至于一件小事都能触动我敏感的神经,我会因一道题做不出而苦恼,看到别人捏着高分卷子而愤懑,家里的压力并着像我席卷而来。我无力,彷徨。想借你坚实的肩膀靠一下,可又怕让你见到软弱的我。原谅我那段时间对你明快的笑容视而不见,对你的嘘寒问暖敷衍了事。我很任性,很迷茫,不知怎样面对一身光芒的你,我知道你很难过。

  年尾进了,你还爱我吗——玥瞳

  你最近是怎么了,温媚的笑容没有了,这不是我追求的沉默温情。我只想每天都能看到那个让人期许的萃萃,那个韶华灿烂放逐笑靥的萃萃。住在南城的你怎么了,住在北城的我很担心。那天,路过你们班就去看了你一下,想不到你们班那个生理期乱掉的老师逮着我就是一顿骂。我一生气,将为你买的卡布奇诺重重砸在你们班窗户上。我想这样你就可以注意我了吧,我们已经一个月没讲话了,想不到你头也没抬。我近乎崩溃地跑掉。我们这是怎么了,年尾了,我想问你一句,你还爱我吗?

  繁华盛宴是离歌的引子——|萃萃

  终于,终于熬过了吃人的考试,接下来。我回来了,玥瞳。在车棚看到你愁眉苦脸的憔悴模样,我不顾泪如断线,人流如涌,挣扎着扑进你的怀抱,真想就像这样紧紧地抱着你,一直一直。你显然吃了一惊,我明显感觉到肩膀上有湿润温热的液体流过。看你热泪盈眶,我笑笑着说:“司机,咱回家。”你楞了一下,随后便答:“好嘞,小姐坐稳嘞。”终于,南北城又连在了一起。

  看,远方的烟花,是离别的礼炮吗——玥瞳

  大年三十夜,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你载到了这里——南城的最高点。因为你说过,在这里看烟花是最美的。离跨年还有三十秒,万千礼炮齐鸣,天上像春天。你望着绚烂的夜空,烟火照亮你的侧脸,冉冉发光,叫人看了,会迷醉,会沉沦。十秒,你闭上眼睛,有温润的温暖的东西贴在嘴唇上。想移开,却欲罢不能。山下,有人齐声大喊:“三,二,一,跨年了。”好久,睁开眼,是你一脸无害的暖笑,这一刻,我已沉醉。你看着南城华美的夜景,说:“瞳,如果有一天,我们不在一起了,你还会喜欢南城吗?”我笑笑答:“无论什么时候,我只会喜欢南城,就像无论什么时候,我都只喜欢你一样。”你笑着哭了,扑在我怀里,看了一夜的风景。

  天亮了,我走了,晚安——萃萃

  刚回到家就听到这样的消息。爸说:“那里有美丽的五大湖,繁华的旧金山,名校斯坦福。”我只是挣扎着该怎么跟你说,终于,撕碎了被子床单后我决定,不和你说。北城,很少听你讲起。今夜,我到了北城。初到北城,请多指教,我对着地上的影子平静地说。几经辗转,终于来到你家门口,这就是你唯一提过的小巷吗?确实很棒呢。我站在你窗前,我轻声地歇斯底里地说:“我走了,亲爱的玥瞳和北城。”原来他的城市一直这么美,而他却直说南城好。天将明,临登机了,我轻声讲了一句:“晚安。”按下发送,取出卡,丢进垃圾桶。

  荒芜的锦年,注定荒无人烟。

  悲莫悲兮生别离,乐莫乐兮新相知。

高一:杨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