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棵失去村庄的老樟树的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9-11-14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上个星期周末去娘家,吃过中饭之后我陪着老母亲一边聊天,一边不经意地看着电视。忽然电视屏幕里出现了很温馨的一幕:一棵历经数百年沧桑的老树,被村民们奉为神灵,他们虔诚地来到树下,顶礼膜拜,树上扎着一根根长长的红丝带,寄托着他们对老树的感激之情,也寄托着他们对未来的期望。这棵饱经风霜的老树目睹了村庄数百年来无论巨细的变化,在村民们眼里,老树是一位和蔼可亲而又阅历丰富的老人,受到村民们的尊敬与爱戴自然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

  母亲和我一样看得十分投入,我们为老树与村民之间这份植入土壤深处的依恋情感所打动。母亲不禁向我回忆起童年时代院子里的一株老槐树,而我脑海里则不断闪现着八大山人纪念馆门口那两株靠得很近的古樟树。是啊,谁人心里没有几株老树的影子呢,这种记忆或许会在我们心底尘封许久,但却会在某一特定的场景下被瞬间点亮,顿时让模糊的古树变得可感可触,如在眼前。我就这样被一种温馨的感觉包围着,只是当时的我并没有料到,仅仅过了数小时之后,我亲眼见到的一幕将在一瞬间把我这种温馨的感觉给彻底摧毁。

  下午三点多钟,年迈的父母还在卧床休息,我决定四下走走。当我踏上附近的赣江大堤时,无意间望东南方一望,忽然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到处是残垣断壁,满目废墟,伴着冬日的枯藤野草,更呈现出一派萧瑟荒凉的景象。我愣了老半天才终于回过神来,难道这就是传说中要拆的那个村庄?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能相信一个多月前还充满活力的村子,此时此刻却已夷为平地!

  在我印象中,这个村庄规模不大,大概只有几十户人家,和娘家的居所只隔着一栋五层楼高的楼房,和一堵一眼不到边的围墙。虽然我从来没有走进过那个村庄,但我总喜欢立在阳台上,眺望着围墙外那一片片绿油油的农田,和农田的尽处那一间间灰瓦白墙的农舍,每当这时候,我的心里总感觉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离我并不遥远。

  虽然可以远远看见,但我对于村庄的印象一直是模模糊糊的,远没有我父母那样清晰。这个村庄的菜农们经常会挑着自己种的菜来厂里卖,价钱公道,他们的蔬菜口感远比超市的要好,菜农说都是自己种的菜,卖剩下的菜都留给自己吃,从来不打药的。我父母买的次数多了,一来二往就和几个菜农熟了,就在不久前,一位七十多岁的老菜农告诉我父亲一个确切的消息:这个村庄马上就要拆了,大伙这一阵子正忙着搬家,虽然全村人都强烈要求在这个村庄的原址上修建新居,但有关部门却以不符合发展规划而否决了。故土难离啊,临走的时候,老菜农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从那以后他以及这个村子的菜农们再也没有在厂里出现过,我父亲为此时常嘘唏不已。

  虽然此前我对这个村庄的拆迁有一点思想准备,但眼前的这一堆废墟还是让我很难和一个曾经活生生的村庄联系在一起。放眼望去,特别惹眼的是一棵独自挺立在一片废砖乱瓦上的老樟树,这一棵老樟树看上去很是粗壮,一个成年人都难以抱拢,下面还有一个树洞,由此推算至少也有七八十年的树龄了。虽然枝叶不是十分繁茂,也不似一般老树那样盘根错节的,但满树的绿叶却依然昭示着老树生命力的旺盛。这一株本来与村庄早已融为一体的老樟树,如今却与周围的环境如此不协调,甚至唐突。面对此情此景,我的眼前不禁浮现出中午电视节目上出现的村民们在老树下顶礼膜拜的情景,一个如此温馨动人,一个却如此冷寂苍凉,反差之大怎不令人心里百感交集,五味杂陈!其实老树并不需要人们的顶礼膜拜,他只是希望安静地守望在村子的一角,可这最起码的要求如今竟然成为一种奢望了!

  不知怎的,我内心忽然有一种想走近这棵老树的冲动,穿过高低不平的废墟,我跌跌撞撞地来到了这一株老樟树下,轻轻抚摸着老树如鳞片般的躯干,不禁浮想联翩。我想象着,老树碧绿的枝叶曾经如何映衬着附近那灰色白墙的农舍;我想象着,村里的孩子们喜欢在老樟树下玩着捉迷藏的游戏;我想象着,在炎炎夏日里,老樟树下总会三三两两地聚着几位老人,一边摇着蒲扇,一边唠着家长里短。老樟树积蓄着越来越多令村里人倍感亲切的回忆,而这一切,随着一间间房屋的轰然倒下戛然而止!

  而今这株仅存的老樟树,成为整个村庄暂时还没有被完全摧毁的印记,他默默地伫立在一堆枯草乱瓦之间,倍受煎熬度过漫长而孤独的日日夜夜。我相信这株老樟树一定是有灵性的,多年来他承载着太多太多令他难以磨灭的记忆,然而他并不孤独,因为他和整个村庄同呼吸,共患难,然而如今他却要独自面对整个村庄的毁灭,独自承受难以言状的痛苦与折磨,他多么想痛痛快快大哭一场,然而谁又能听懂他的喃喃树语,谁又能顾及他现在的感受!

  或许这是城市化进程加快所必须要付出的代价,或许这是村民们面对现实的无奈选择。确实这个村庄规模不大,大概只有几十户人家,看起来也并不怎么起眼,更没听说过什么有名的古迹,可是这里却分明承载着村民们祖祖辈辈奋斗的历史,也留下了村民自己成长的清晰足迹,他们走得再远,但他们的根始终扎在这儿!在开发商眼里这一块不起眼的弹丸之地,却曾经寄托着村民们多少深深的眷恋,多少难忘的乡愁,可当村庄的一切被夷为平地的时候,他们的乡愁又将安放在何处?

  村民的乡愁,和眼前的这一株老樟树一样没有了着落。如今,老樟树作为树的生命虽然还存在着,可面对满目的残垣颓壁,他的根已断,心已死,但我依然相信,他会一直活在村民们一生都无法挥去的乡愁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