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你真情之约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20-02-06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频繁地进行了几番通话后,终于找到了紫荆。她坐在饭店柔软的沙发椅上,隔着冒着热气的火锅,对我浅浅地笑着,就像云端飘渺的仙子,若隐若现。我对她也笑着,一句话没说,就坐在了她对面的椅子上,好像我们之间根本不需要多余的语言,一切都在我们相互对视的眼里和浅笑里。

  其实,这只是我和紫荆的第三次碰面。生活中的碰面是第三次,但精神领域里,早已不知道进行了多少次的碰撞。欣赏她优美的文笔和通达的个性,在脑子里无数次想象过她的形象,但一次和一次不同,不知道该用哪一种形象去描摹紫荆,好像哪一种形象都不尽完美,又好像哪一种形象又太完美。就在无数次的想象中,我们在电影院碰了面。仅凭她模棱两可的头像,我愣是在电影院一堵白白的墙下,认出了紫荆。哦!她就是紫荆!和我无数次的想象重叠在一起,那个反复出现的形象,现在绘成了一副具体的写真,生动活泼的展现在我面前。哦!紫荆,一个活泼奔放的紫荆!一个达观开朗的紫荆!一个富智慧和感性于一体的紫荆!

  家乡贫瘠的土地上,生长这样一种植物,只要一点点阳光,它们便茁壮健康地生长起来,满坡满沟都是。到了六七月份,开始长出紫色的小花,恣意妩媚地点缀着满坡满沟的绿,给家乡的大地平添了几分婀娜和朝气。我想紫荆之所以取名紫荆,可能起源于家乡这种不出名的乔生灌木,虽平凡但却坚强乐观的生活着。

  用这种植物起名的紫荆,许是受了这种植物的影响吧,性格质朴、通达而乐观。我们谈文学、谈人生、谈爱情、谈家庭,每一次触及心灵的内容,都会引起彼此的共鸣和震颤。她的富有智慧的语言,似一阵轻风,拨开我心头的迷雾,并为之感动和温暖。

  那是我们第二次见面吧。整个一个暑假,紫荆一再和我联系,让我回家找她,我们去一个僻静的有流水、有树荫的地方倾谈,但整个一暑期,因为我的原因,我爽了约,感觉很对不起她,不敢再面对她和所有的朋友。在我心灰意冷,对生活打不起精神的时候,紫荆热情洋溢的出现了。她给我电话,说中午有正事应酬,饭后时间很短,想和我见一面。我心里一阵激动,一个仅靠文字和精神,就这么惦念着我的一个朋友,我有什么理由不去珍重?!

  这次见面,紫荆送给我两本书,一本周国平的《爱与孤独》,一本毕淑敏的《毕淑敏感悟心灵》。她一边向外拿书,一边动情地说:“不给你带别的东西了,就用我的方式爱你吧!”匆忙的打开了书页,《爱与孤独》扉页上写着:“自己也很重要!”另一本的扉页上写着:“用我们的方式爱您!”霎时,心头的暖意似一股洪流,汩汩向外流淌,但毕竟不是一个爱动感情的年龄了,我抑制住了向外流淌的洪流,甚至连一句感谢的话也没有对紫荆说出。我感觉,一句轻浅的“谢谢”是不可以在这种用心浇注了的氛围里现身的,好像一现身,就会亵渎这种感情。

  大约在这次见面后的一个星期吧,夜半11点左右,一条短信发自紫荆的手机:“忘了一个温馨的提醒:一滴酒也不要沾,切记……”,我回了信,问她怎么会突然想起这么一条信息,是不是发错?她回信说,没有发错,酒会麻醉神经,切记不要沾酒。紫荆是医生,我相信她的话,决计以后一滴酒不喝。但在这样一个清冷的夜里,她的温馨提醒,似一盏暖暖的灯,温暖着我孤寂的心房,使我生出对生活的种种感动来。

  每一次见面似乎都是隔了百年的期待,每一次结束又似乎是一把金梭的倏忽而至,每到谈兴正浓时也是我们不得不说再见的时候了。出了门,我们握手相约,改天,找一个清净的所在,在自然的山水里,敞开我们的心扉——我们倾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