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当代教育的泡沫

时间:2011-12-02 20:13:52 教育 我要投稿

论当代教育的泡沫

关于这个话题,我已经想了一段时间了。我知道我的想法拿出来,必定是离经叛道的,但我要说,这是我真正思考的结果。想法很简单,也很复杂,我尽量说简单点,但还是力求丰富生动。至于这样的现状的原因,我就毋庸赘言了,既然改变不了,那就干脆不管;我所思考的,只是一个在当下环境中做出最优选择的问题。这个最优选择,也只是针对个人,未必适合所有的人;我估计,至少是适合我自己的。

  一

论当代教育的泡沫

    人的认知是不完全的,所以人的行为不都是理性的。因为认知能力的缺陷,信息掌握的不充分,心理因素的干扰,人们往往对实际情况作出错误的判断;判断的错误,也就直接导致行为的错误。这表明人通常是“非理性”的。“非理性人”是一个很重要的前提。它意味着,即便你对自己充满自信,你的判断和行为依然可能是错误的。但是人们常常认识不到自己的错误,反而有种自我强化的倾向,自是而他非,于是刚愎自用、错上加错。那么这样的盲目的自信,就叫做overconfidence,这样的错误的判断,就叫做overestimate,这样的自我强化,叫做self-reinforcement。overconfidence、overestimate和self-reinforcement的存在,乃是主观的认识脱离了客观的现实的结果,是人倾向于在毫无根据的条件下作出臆测妄断,以及思维和行为模式固化、强化旧事物排斥新事物的表现。事实证明,“非理性人”之盲目的过度自信,想当然的是非判断,及其思维行为模式的固化,是极其普遍的。

    这样的结果,就是我们的社会中,非理性人无处不在,非理性的决策无时不有。大到商政巨擘,小到市井屁民,既然托身人胎,则都有非理性的成分在,也都有非理性的决策在。理性的程度,则因人而异;同一个人,也可能一个时候是理性的,另一个时候又是非理性的。人的身上,同时存在这理性和非理性这样互相矛盾的两个倾向,也即所谓“理智与情感”吧;哪一个倾向更强,那么人的表现就偏向这个倾向。所以我们会说,这个人是个理性的人,那个人是个不理性的人;你这个想法很理性,那个想法不理性。但是能够认识到人自己身上存在的非理性和个人想法中的非理性成分,这就是已经是人类的进步了。但是人的进步不止于此,人不但能够分辨非理性的因素,而且能够通过主观的努力,去强化理性的倾向,弱化非理性的倾向。那么如果一个人总不朝理性的方向走,势必就会原地踏步停滞不前。

    人类社会中很多奇妙的问题,它的根源就在人的非理性。股票市场上,所有股民中,通常只有一两成能够盈利;即便是专业的基金经理,他们当中业绩水平在行业平均之上的,也只有三成而已。这表明两点:第一,大众群体中,八成以上的人是“非理性人”;第二,教育对于人的认知的推进,是微乎其微的。可见“非理性”乃是人类的主流。为什么拿股票市场来说事呢?我以为,经济和战争的实际操作,是最能考验人的综合智慧的,它们对于人的认知能力和行动能力的要求,是非常之苛刻的,因为竞争极其惨烈。现实生活中,很多工作对人的要求其实是很低的,比如重复性的手工劳动,按部就班的行政工作,甚至包括一成不变的学校教育,还有旱涝保收的国家公务。这些工作没什么太大的竞争,是个人就能做,且总得有人来做。当然也没什么太大的产出。这些职业中,我们看到大多数的人,不是走向进步和完善,却反而是退化和残缺。在特定的环境下,这些人还可以正常运作;但是一旦面对如大海一般惊涛骇浪变幻莫测的现实,那么他们将毫无竞争力,瞬间被淘汰。战争是惊涛骇浪,经济是惊涛骇浪,其实,凡是人类社会中竞争激烈的领域,都是惊涛骇浪。所以动物在自然界生存是很艰难的,人在社会中生存,也是很不容易的;若是要出类拔萃,主宰乾元,那又是难上加难。如果说,我们只想在社会中找一个竞争不那么惨烈,且总得有人来做的职业,那么进一步的讨论是没有意义的;但是这样的低端取向,不是我们所讨论的问题。我想进一步阐明的是,人如果想要获得非同一般的成功,就必须具备非同一般的能力;怎样提升自己的能力水平,以使自己能够在茫茫人海中脱颖而出,实现自己生活的追求和存在的意义,这才是大家所关心的。而这所谓“非同一般的能力”当中,“理性”占据首位。

    理性对于人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任何事业的建立,都是理性的结果。不管是政商还是文艺,每一项杰出的成就,必然是理性的结果。现实的理性,让人们用正确的方法处理现实问题;艺术的理性,让人们用正确的手段处理艺术问题。所谓“理性”,乃是人们对于客观规律的认知能力和执行能力,其中包含有智慧的成分,即所谓“理智”。越是有智慧的人,就越倾向于透彻地认知并坚决地执行客观规律;反之,蠢笨的人,则常常对于客观规律视而不见,对于违背规律的后果不敏感也无所谓。理性,理智,掌握和执行客观规律,也就意味着具备预知事物走向的洞察力,和趋利避害的行动力。试想,如果一个人能够洞悉一切、预知未来,那么这个人就没有烦恼,没有任何障碍了;如果一个人能够从容的趋利避害,又能扭转事物的走势,使之有利于自己,那么这个人岂不是无所往而不利了?所以,理智,或者理性,乃是非常强大,甚至非常可怕的力量。这就是人类精神力量的伟大之处。

    人区别于动物的地方,非但在于他的四肢五官,更在于他的精神力量。而四肢五官的区别其实是没有太大意义的,因为最初的人类,并不是我们今天这个样子,直立行走,十个指头会打键盘,并不是这样;人只是在用自己精神力量改造自然的时候,无意中改造了自己。如果一个物种也具备改造自然的精神力量,那么这个物种势必也会像人类一样,在改造活动中改变自己,也许它们也能够创造出适应他们自己需要的键盘。所以,人的独特和伟大,不在于四肢五官的不同,而在于他精神力量的强大。所谓“思想有多远,就能走多远”,从人类演进的历史宏观上讲,这是无可争议的真理;其实就个人生活的现实微观而言,也是至理名言。非凡的个人,都拥有非凡的思想,或者说,非凡的思想能力。而且从人类历史发展的各个阶段来看,越是现代,越是往后,思想对人的影响就越大,个人如此,社会也如此。杰出的思想和发明,正在接连不断地创造着个人成功的神话,今天这个世界,并不像古代那样凝固而沉重。科技乃是思想在某一个领域上的表现,而思想的内容,绝不仅仅止于科技。现代人类社会的每一项创造,都是思想进步的结果,都是先有思想的.推陈出新,然后才有了制度和手段的破旧立新。人的思想可以实现很多东西——乔布斯的思想造就了世界市值之最的苹果,巴菲特的思想造就了一代世界首富。思想的力量,正从科技、金融、文化、政治各个领域,渗透亿兆大众的生活,强有力地改变世界,并且这个趋势在加强、加速。这一切,都是理性的结果。

    所以理性的可贵,是不言而喻的。但可惜理性是个稀有资源,所以理性总是稀缺的,因而就更显宝贵。那么这势必造成这样一种现象,那就是,人类社会中,理性的一小部分人会从非理性的绝大多数中脱颖而出;这一小部分人,不仅掌握绝大部分的财富,而且掌握绝大部分的权力;不仅主宰着自己的命运,而且主宰着几十亿普通人的命运。古代现代都是这样。所以人类社会的结构,必然是极少数人对绝大多数的统治,这种统治,可以是政治和军事的,也可以是经济和文化的,是显性的,也可能是隐性的。我们说,人类的历史是群众创造的,没错,但群众是精英统治的,这也没错;事实就是,精英统治的群众,创造了历史,英雄不是自己动手挑战自然,而是通过他的人民与自然战斗。总而言之,理性是个稀缺资源,一小部分人总会比绝大多数人优秀。社会的阶层结构和发展水平,则或多或少的影响着优秀的少数人的命运,因为有的社会阶层固化,精英向上的通道就会受阻;发展水平低下就会缺乏流动性,精英资源就得不到充分利用。但是现代社会的流动性必然是胜过古代社会的,尤其是现代社会中已经大行其道并且不断加速深化的多元化趋势,让少数的精英有了更多的选择。

    一言以蔽之,理性让一个人出类拔萃,非理性让一个人平庸无为。

  二

    谈的是教育,那为什么对“理性”和“非理性”大加讨论呢?——因为,“理性”和“非理性”的概念,乃是一切讨论的前提。如果一个人不能分辨“理性”的概念,那么对于生活现象的理性与否,对于自我决策的是非与否,就缺乏必要的重视和深入的认识。对于教育的整个讨论,都是建立在“理性”和“非理性”的基础上的。我们今天的教育,很大程度上,就是非理性的。我们今天接受教育的人,很大程度上,也是非理性的。这种非理性,乃是当代教育成为泡沫的根源,也是我们很多人是非不分的根源。如果有一件事你天天做,并且这件事明明是件坏事,你却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习以为常、奉为圭臬,那这不是很可笑么?那这样走下去,不是缘木求鱼、南辕北辙么?

  泡沫是什么?缺乏核心支撑,脱离现实基础,空洞脆弱,不堪一击。“非理性”在实际事物上的膨胀。严重的负面后果。

  教育的泡沫本质。目标和实际的脱离。想和做脱节,思考和行动的脱离。是非不分,残缺不全,支离破碎。个体差异和多样性的忽视。短期行为,功利和短视。对学生的负向激励,制造懒人,限制主动。抑制思考,扼杀创造性,妨碍创新。

  失败的成功学。外在的成功,内在的失败。

  什么是“人的发展”?自我完善的最高追求。

  如果大家都缠足,是不是你也要缠足?大家都做的事,不见得就是对的。

  生命的跨度。每一天都可能是最后一天。

  理性的视角和立场。关于人生的长期发展。远见,主动,创造,内化,独到,自我完善,珍爱生命。放弃的代价,潜在的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