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川龙之介的《鼻子》所折射出的深层意蕴

芥川龙之介的《鼻子》所折射出的深层意蕴

时间:2017-07-10 社会文化论文

科技信总.

人 文 社科

芥J  之介昀《 I   l 鼻子》 所折射 出硇深 层意蕴

山 东师 范 大学外 国语 学 院  郭林 秀

[ 摘 要] 短篇 小说《 鼻子》 是芥川龙之介的成名作。作者运 用借 古喻今 的手 法, 以细腻的心理描写 、 巧妙的构思和幽默的情趣 表现 了   小说的主题 。以犀利 的文笔揭示 了主人公禅智 内 自尊心的虚伪 和脆弱 , 供 同时也刻 画了旁观者的利 己主 义心 态, 辛辣的批 判 了资本  主 义社 会 中人 性 的 自私 、 荣和 冷 漠 。 引 发人 们 的 沉 思 。 虚   [ 关键 词] 川龙之介 《 芥 鼻子》 自尊心 利 己主义

芥川龙 之介是 日本近代著名 的短篇小说家。他与森 欧外 、 目漱石  I 夏 被 称 为 2 纪 前 半 叶 日本 文 坛 上 的 三 大 巨 匠 。芥 川 龙 之介 作 品 的特 点  O世 是技巧纯熟 、 精深洗练 、 寓意深刻 、 心理描 写细腻 、 经得起反复推敲 。在  《 鼻子》 , 中 芥川龙之介通过对 主人公 禅智 内供鼻子变化的描写 , 来深刻  地剖析了主人公心理 曲折 和微妙 的变化 ,从 而淋漓尽致地揭示 了主人

在通读全文之后 ,我们会发 现令 主人公 禅智内供苦恼的不仅仅是  他本身那可悲而又脆弱的 自尊心 , 除此之 外 , 周围人们对他鼻子的眼光

和嘲讽也是造成他痛苦的重要原因。

公脆弱的 自尊心 。 同时通过寺 内弟子 、 城中百姓等对鼻子变化 的不 同看  法, 着力刻 画了旁观者的利 己主义 , 而以犀利 的文笔揭示 了人性 的虚  从

荣 与本 质 。   小说 的情节并不复杂 ,鼻子》 《 的主人公是个 叫做禅 智内供的和 尚。   说起禅智 内供 的鼻子 , 池尾地方 的人是没有 不知道的。长足有 5 e寸 , 、   从上唇一直垂到下 巴。其形状如香肠一般 , 正是 因为有 了这个与常人不  样 的鼻子 , 禅智 内供常常感到很苦恼 。别 的暂且 不谈 , 只是 日常生活  中诸 如吃饭之类 的小事 , 就不能一个人来完成。 但是这并不是禅智 内供  为鼻子而烦恼 的主要原 因,更使他苦恼 的是 由于 自己不一样的鼻子遭

池尾 的城 中百姓也好 , 内弟子也 罢 , 寺 对禅智内供长鼻子的变化都  在 内心有过不同程度的嘲讽。 在禅智内供的鼻子尚未变化 的时候 , 中 城   的老百姓们对于禅智内供长有这样一个鼻子 , 行胡乱猜测 。 的甚  都进 有

至说禅智内供正是因为这个鼻子才 出家 的, 因为留在尘世间 , 恐怕是没  有人愿意嫁给他的 ,但通过这些猜测我们可 以判断出老百姓的内心对  于他的这种不幸其实都是寄予 同情 的;寺 内的弟子们也对 于禅智内供  的

长鼻子表现出了应有的 同情 : 禅智 内供其 实很在 乎 自己的鼻子 , 但他  又怕别人知道 , 于是在表面上他表现 出一 幅非常洒脱 , 不在意 自己鼻子  的假象。但当禅智内供的鼻子变短后 , 城中百 姓和寺 内弟子对他终于能  够摆脱这种不幸是否会 予以祝 福呢? 答案是 否定 的。 在他 的鼻子变短之  后, 人们 不但没有祝福他 , 反而 比以前更加露骨地 嘲笑 他 , 而且还 带有  种恶意 , 觉得若有所失。 这便显示 出了在 资本 主义社会人 的本性的 自

到众人 的议论和嘲讽而使其 自尊心受到的伤害。 为了这伤脑筋 的鼻子 ,   他尝试了种种方法 , 甚至想在 “ 内典 外典” 内典——佛 教的教典 ; ( 外典  除此之外 的一般 的书 ) 中找 到一个 与 自己长着一模 一样鼻子 的名  人, 好来安慰一下 自己心 中的忧愁 , 可最后都是 无济于事。后来一年秋  天, 进京办事 的一 位弟子得到一个 秘方 , 没想 到结 果却是非常成 功的 。   然而 , 他却发现周围的人不但没有停止嘲笑他 , 反而比以前更加厉害更  加怪异 了。 为此 , 禅智内供百思不得其 解 , 好不容易把鼻子弄短 了, 反而  受到了更大 的嘲讽 。这是他所没有想到的。一天夜里 , 禅智 内供 的鼻子  又变成原来那样 了, 同时禅智 内供感 到烦恼退去 “ 心情 又爽朗起来 了”  , 他心里喃喃 自语道 :这样一来 , “ 准没有人再笑 我了”  。

私和丑恶。

芥川龙之介在小说 中插入 了自己的一段议论 :人 们心里有两种互  “ 相矛盾的感情。当然 , 没有人 对旁人 的不幸不 寄予 同情 的。 但是当那个  人设法摆脱了不幸之后 , 这方面却 又不知 怎地觉得若有所失 了。 说得夸

大 一 点 , 至 想 让那 个 人 再 度 陷 入 以往 的不 幸 。 于 是 , 说 态 度 是 消 极  甚 虽 的 ,却在不知不觉之间对那个人 怀起 敌意来 了。—— 内供 尽管不晓得  个 中 奥 妙 , 而 感 到 不 快 , 无 非 是 因为 他 从 池 尾 的 僧 俗 的 态 度 中 觉 察  然 这 到 了旁观 者的利 己主义 ” 正如上 面所述 , 在他鼻子 尚未变短时 , 围人  周 们对他的态度是有所同情的 , 因为他们并不是有 意要 去嘲 笑的 , 他们本

纵贯《 子》 鼻 全文 , 我们 不难看 出芥川 龙之介正是 以“ 鼻子” 的变化  为 中心来展开描述的。主人公禅智 内供也正是 由于“ 鼻子” 的变化 , 而使  得心理上也引起了诸种的曲折和微妙变化 ,进一步显示 了主人公 的脆

弱 而 又 可 悲 的 自尊 心 。   首先在开头部分, 描写了鼻子与常人异常的禅智 内供 的心理 状态。

因为长着 长 5 6寸 、 如香肠的鼻子 , 、 状 而使他体会到 了 日常生 活的不方  便 , 连 吃 饭 这 个 再平 常 不过 的 事情 也 需 要 有 弟 子 的帮 忙 才 能 完 成 。 就 为

此, 他常常为 自己生有 这样 的鼻 子而感 到痛苦 、 自卑 。 然而 , 让他更为感  到痛苦的是因鼻子受到的嘲讽而使 自尊心受到 了伤害 。于是他 尝试 着  从积极和消极两方面来恢 复 自尊心。为此他尝试 了三种方法但仍 然是  毫无结果的。即便如此 , 芥川龙之介对主人公禅智 内供为使 自己的鼻子  变短些而做的上述各种努 力的心理描写 , 是十分合理的。   其次 ,芥川龙之介描写 的是主人公禅智 内供借用新 的治疗方 法使  I 得鼻子成功变短后 的心理状 态。禅智内供的一个徒弟 为他提供 了一个  把长鼻子缩短的方法 , 并且 大功告成 , 成功地把 困扰他多年 的长鼻 子缩

短 了。这让 主人 公 一 扫 多 年 的 困苦 和 忧 愁 , 内心 得 到 十 分 的 满 足 。从 心  理 学 上 来 看 , 公 呈 现 出这 种 心 理 的变 化 也 是 很 符 合 情 理 的 。 主人   第 三层 描 写 的是 , 主人 公 长 鼻 子 成 功 地 缩 短 后 , 观 者 表 示 出 了 与  旁 主人公 自身所 猜想 的反应不 同, 而引起的心理变化。主人公 禅智内供成  功地把鼻子变短 , 内心感到十分满意并且心情感到无 比舒 畅。 然而就在  他为此 而陶醉 时, 他却遭到 了比长鼻 子更加 恶意的嘲笑 , 而且这种嘲笑  更 为露 骨 , 而且 还 带 有 一 丝 敌 意 。此 时 , 人公 禅 智 内 供 的 心 理 又 再 次   主 陷入 到了因为鼻子变短受到人们嘲笑的痛苦之 中。   最 后一层描 写 了鼻 子又恢 复到 了之前 的长度 后主人公 的心理状  态。 一天 晚上 , 鼻子有些浮肿 , 最后竟然变成 了跟原来一样长度 的鼻子 ,   同时, 禅智 内供感到正如 同鼻子缩短时 的感觉一样 , 心情又变的爽朗起  来。在心里喃喃 自语道 :这样一来 , “ 准没人再笑我 了。” 这时 , 主人公禅  智内供 的心情又变得愉快起来了。   从 以上 的论述中 ,我们可 以看到主人公禅智 内供 的鼻子无论是 由  长变 短 , 是 又 由短 变 长 , 都 在 设 法 来 维 持 他 那 脆 弱 的 自尊 心 。 但 他   还 他 好像都总是在痛苦中挣扎 的。 原因何 在? 症结就在于——禅智 内供并没  有真正 的自我 , 没有形 成正确的 自我评价体系 , 的所有 的幸 福都是受  他 到他 人 的态 度 所 支 配 的 。 拘 泥 于 别 人 脸 色 的愚 蠢 的人 和被 社 会 舆 论 所

来“ 没有 人对旁人 的不幸 不寄予 同情 的” 但为什么 当禅智 内供鼻

子变  , 短后 周围人 们没有 给予祝福反 而是更加地嘲讽呢?这是 因为 , 在人际交  往 中强者往 往会有 种居 高临下的姿态 :强者会 以俯视他人 的不幸来 获  得 自己心理 上的安慰 , 来显 示 自己的强大和优越感 , 但一旦 弱者地 位发  生 了变化 , 在强 者看来他 的“ 高位 ” 也会受到侵袭和挑战。于是强者出于  利 己主义 心理强者会拼命 地维护 自己的“ 高位” 和尊严从而刻 薄地 对待  他人 , 希望恢 复从前 的差距——让不幸者重新 回到不幸中。这是人性中  隐匿的卑 劣的利 己主义心理在作怪 。 芥川龙之介借这部作品 , 表达出了  对利 己主义 的绝望 以及 对人性的怀疑 ,并对于资本 主义社会 中人性 的  虚伪 和丑恶感到深恶痛绝 、 悲观失望 。 可能这也是促成芥川龙之介后来  自杀 的原 因之 一 吧 。

《 鼻子》 是芥 川龙之介 的代 表作 , 并对他 以后的文学创作 生涯起 到   了举 足轻重 的作 用 , 虽然篇 幅不长 , 寓意深刻 、 但 取材新颖 、 幽默风趣 ,   受到 了当时 日本读者乃至文坛大家夏 目漱石的赞赏。通过这篇小说 , 我  们 可以清楚地看 到芥川龙之介 是围绕 “ 子” 鼻 这一 中心来 展开阐述 的。   通过对鼻子变化 的细致描 写 ,主人公 禅智 内供那脆弱 的 自尊 心以及 微

妙 的心 理 变 化 也 被 清 晰 地 勾 勒 出 来 。 而 另 一 方 面 , 过 主 人 公 的思 想 , 通   芥』I I 龙之介对 当时资本 主义社 会中人们 的幸灾乐祸 、自私 自利 的个 人  主义和利 己主义做 了辛辣 的讽刺 和无 情的批判 ,揭露 了资本主义社会  中人与人关系的虚伪性。总之 , 对人性善恶的描写是揭穿文学永恒 的主  题 。芥川龙之介的人生经历和他所在 的时代 赋予了他对人性独特而又  深刻 的见解 。 芥川龙之介不愧是 日本大正时期文坛 上著名 的小说家 。 在  他短短的十几年的创作生涯 中为后人 留下了许多不朽的文学作品 。成  为群星闪烁的 日本近代文学史上一个不可忽视的格外耀眼的一颗明星。   参 考 文 献  [ ] 渭渠, 月梅著 《O世 纪 日本 文学史》 M]青岛 出版社 , 9  1叶 唐 2 [ 1 8 9

年版.

[] 2 芥川龙之介著.罗生门之鼻子》 M] 《 [ 北京 : 外国文学 出版社, 9  1 9 9

年版.

左右 的软弱虚伪的人的特 色都集 中于禅智 内供一身 。 自尊和虚荣已经  使他过于神经质 , 他的一切都受 到别人 目光 的左右 。 他千方百计想与别  人一样 , 码能够达 到精 神上的平衡。但最终这个 目 起 标都没 能得以实  现, 因为一直 困扰他 的并

非 鼻子本身 , 而是他 自己对 于鼻 子 的态度 、 他  对于别人眼光的在 意。 其实这种人的 内心是十分 自卑和软弱的。 我们从  中也能看出禅 智内供 自尊心 的软 弱和他的虚荣本质 。芥川龙之介正 是  运用他那独 特而又犀利 的文笔对 主人公 的内心世界进行 了深入 细致 的

描 写 , 示 了人 性 虚 荣 和 软 弱 的 本 质 。 揭

[] 3 三好行雄 编 『 芥川音 之介必携』M ] 邑 [ 学嶝社, 8 年版. 1 1 9   [] 4 王晶著. 荣的本质 与 自 的软 弱——谈 芥川龙之介及 其( 《 虚 尊 鼻  T>  ] 宁大学学报,9 8年第 3期. 5J . 5 辽 E 19   [] 5 王丽丽著. 川龙之介 作品之心理 分析—— 以( 《 芥 鼻子 ) 中心》 为   [] I. 黑龙 江教育 学院 学报,0 7年第 7期  20 [] 6 肖书 文著. 《 试论 芥川龙之 介 ( 子) 鼻 的深 层意蕴》 I 外国文学  []

研 究, 0 2 4年 第 5期 . 0   [ ] 宝香著.一个布道者 的悲哀——评 日本著名作家芥川龙之 介  7郑 《 的出世作 ( 鼻子 ) I.   ]辽宁工学院学报 , 0 2 6年 第 3期. 0   [] 8 杨锐 , 韩争艳著.论芥 川龙之介 小说 中的利 己主 义》 I 《 []沈阳农  业大学学报,0 8年第 9期  20

1 51—